《共和国英雄》(三)第一乐章:英雄土地

2019-06-18 11:42:45 作者:聂茂

万行长诗,穿越五千年历史

一捧热泪,见证共和国荣光
 谨以此诗
献给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共和国英雄》(三)第一乐章:英雄土地


第一节 红:长城颂

  1

  一架永恒的琴

  只留下一个空洞的

  躯体

  长城

  中国的脸孔

  你疲惫不堪

  斜卧在

  崇山峻岭

  沐着飓风、烈日和沙砾

  那些摇撼的砖头

  那些突破身体的

  锋利的喊叫

  那些硝烟和痉挛的

  大旗一去不返

  受尽折磨的

  炮楼空空荡荡

  哭泣的时间

  在阴霾的天空下

  汇成河流

  你在河流之上

  接受四面八方的

  风暴的打击

  2

  疯狂的马蹄

  陷入北方的脚下

  无休止摆动的

  是刺骨的寒潮

  长城啊

  大地的父亲!

  千百年来

  为你歌唱的

  何止千千万万

  而我,一个诞生于

  伐木声中的农民的儿子

  怎敢重复别人

  而忘记自己?!

  杜鹃的三月

  为你

  苍白的瞳孔

  增添一个真实的笑容

  为你

  复苏的灵魂

  增加一滴搏动的血液

  我,没有蜂房的语言

  只把丰满的藤罗

  紧紧缠绕

  你受伤的手臂

  3

  当我在九天之上

  鸟瞰大地的时候

  混沌的蓝光中

  只有你

  能清晰地印人

  我的眼帘

  像一根蠕动不已的

  雪松的枝条

  一只被人命名的

  大鹏

  一张秋叶般静静的

  邮票

  贴在中国的额头上

  死亡的儿子

  在死亡中挣扎

  黑暗包抄过来

  我惊恐万状

  呼喊着

  投入你的怀抱

  沸水一样的情感

  强烈地泼向我的

  眼眶

  那是从遥远的

  春天里带来的

  祖国的气味啊

  4

  在你身上

  灾难就像盐湖

  那么深重

  你的力量

  来自你的绝望

  你每一根汗毛

  都记录

  一个悲壮的故事

  国殇的士兵

  把光明的遗言

  留给后代

  尽管道路泥泞

  尽管征途漫漫

  一匹又一匹马

  累死途中

  掺雪的粮食啊

  嚼皮革的汉子

  穿着破烂的草鞋

  倒下了

  倒下就成为一棵水稻

  倒下就成为一粒小麦

  倒下就成为一条路

  倒下的仅仅是躯体

  而无法摧毁的灵魂

  又挣扎着爬起

  5

  长城啊!

  所有这一切

  都是为了你!

  从莽莽苍苍的北中国

  从鄂尔多斯草原

  从山海关和没有尽头的

  旋风的疆界

  你像一头

  被激怒的雄狮

  咆哮着

  闪电一样奔来

  你总是在残暴的塔上

  留下一个活的缺口

  你总是

  在关键时刻才发言

  你总是

  给叛逆的钻石

  给火种,给厉风和嚎雨

  给黏土,给失败的太阳

  以羊群般月亮的光芒

  6

  那条瀑布

  躺在石阶上生活了许久

  笼罩你的年龄

  仿佛一阵阴森的

  震动

  愤怒的声音

  被野草驱逐

  囚禁的时间

  绑在刀锋的顶尖

  在阳光照不到的

  阴暗的角落

  苔藓烽烟般生长

  你拒绝死亡

  给人民带来了

  更多的希望

  所有的房屋

  只有一条门通向野外

  那里西风猎猎

  没有谁像你这样

  穿的是白雾和三叶草

  吃的是泥巴和孤独

  头上寒风凛冽

  你哨兵一样倔立

  7

  宁静的种子

  落在山岗下

  比金属更响亮

  当广袤的黎明

  终止于地平线尽头

  我孤儿般奔向你

  跑遍你的躯体

  在你万顷的脚印中

  投入我的火焰

  投入血和剑

  投入自由和力的舞蹈

  我要在木棉般

  韧性的诗句里

  寻找你的脉搏

  在根子里

  在小径上

  在歌唱的花卉中

  凝望你的脸孔

  在飞鸟群里

  辨认你的目光

  在月色皎洁的夜晚

  在异乡

  在看不见你的地方

  感受你的气息

  你的存在,长城啊!

  8

  你像埃及的

  金字塔一样

  孕育了古老的

  东方文明

  你的每一块砖头

  都有无限广阔的背景

  你的每一次呼吸

  都有无数被砍断的手

  在谷中轰鸣

  雪崩似的记忆

  从头顶直扑而下

  长城

  玉米的母亲

  布满荆棘的祖国

  站在你的脚下

  我显得如此渺小

  徐徐而来的

  犁头的愿望

  使我的手指

  音节般燃烧

  9

  啊,长城!

  唱不完的歌

  你辽阔而寂寥

  像永远的电光

  照在我的心上

  我不会忘记

  你的话语

  你折断的胳膊

  你撕裂的嘴唇

  至今仍陷在烧土中

  开春的钟声

  早已远去

  在无尽的灼痛里

  我不再奔跑

  带着刚出窑的红砖

  带着犀牛的精神

  在沉默中

  呐喊――

  让失去的不再失去

  让爱过的再爱一回

  让一切死去的

  活着的人一起

  簇拥你!

  成为亿万万人合唱中

  最强的主音,长城啊!

  第二节 橙:黄河谣

  1

  黄河!

  你干涸的手臂上

  满是

  破损的皱褶

  像受难的船

  高贵的额头

  承受石头的打击

  阴影之外

  脸孔剧烈地张开

  我看见你

  把浑浊的水

  吞进肚里

  涅槃的寂静

  马群一样奔涌

  2

  蜿蜒而来的年轮

  孤独地伸进

  旷野

  这无调的音响

  野风陷入

  泥泞的路

  背河的老人

  我的祖父

  拉纤的手

  死死地抓住你

  指甲片片翻起

  在刻骨的痛苦中

  我无数次仰望你

  感受莫名的恐惧

  而你

  静静地躺在水里

  3

  流浪的码头

  鱼在饥饿中

  呐喊

  夏天被雷雨撕开

  背井离乡的人

  离开又回来

  在你厚实的胸脯上

  重建家园

  种植谷物

  饲养牛羊

  我跟在乡亲们后面

  一言不发

  捧起一滴水

  捧起就无法放下

  4

  当我驱车

  从你的脊背上走过

  我常常停下来

  带着齿轮的忧郁

  感受你

  博大的心跳

  我有幸跟你交谈

  尽管你

  从不回答我的

  提问

  在一次又一次

  拒绝中

  我同那些

  无缘亲眼看你的

  人一样,已深深理解了

  你的沉默

  你的追求

  你的寂寞

  你硫磺般炽热的情怀

  5

  啊,黄河!

  我无法忍受的

  孤独

  你都忍受

  你教会我们

  如何继续

  承受苦难

  你像爱琴海一样

  把光明的颂词

  埋在最深的祝福里

  你哺育了

  一代又一代人

  战士,政客,诗人

  那些即使是

  背叛你的人

  临死前

  也要久久地凝望你

  6

  黎明

  我轻轻地

  触摸你

  带着无限的柔情

  在粗砺的石砾中

  蓝色的波涛

  眼泪一样醒来

  漂泊的我

  跟你回家

  无法忘记的声音

  流动的岛屿

  我的祖国

  你日复一日

  受到伤害

  你流血

  你愤怒

  你咆哮

  7

  贫穷的盐滩

  我的歌声

  如此弱小

  蠕动在我嘴里的

  是你的话

  你对我要说的

  是如此熟悉

  我未曾开口

  你已听懂

  这平静的夜晚

  多节的名字

  掺和在月光的叶簇中

  是你

  在我即将倒下的时候

  伸出

  强有力的手

  是你

  在谁也看不见的时候

  抛下

  一道闪电

  8

  黄河啊!

  你讲给祖父的故事

  今天仍被提起

  投进大海的

  渔民

  风暴的嘴

  塞满海藻

  而呼啸的火

  金属和烧碱

  从冻伤的指头

  播下种子

  长出无数的眼睛和乳房

  你渴念的阳光

  你赤裸裸的影子

  你永远无法满足的

  从昆仑山下

  奔腾而来的雪

  9

  黄金的门

  被野草打开

  你的头发

  被苦难染黑

  你的皮肤

  被太阳晒黄

  你浩浩荡荡的帆

  贴着一面

  巨大的旗帜

  没有痕迹的波涛

  只留下

  一条孤零零的线

  痉挛的稻田

  灵魂一样古老

  古老的愿望

  火山一样强烈

  10

  告诉我

  为什么失去了一次

  拒绝了一次

  仍要

  一次次失去

  一次次遭到拒绝?

  伸出你的手

  纵使你的咆哮

  已经嘶哑

  你仍是

  载我远行的船

  我疲惫的时候

  失望的时候

  欲哭无泪的时候

  我就在你的臂弯

  靠岸

  我要说一说

  压抑已久的

  心里话

  唱唱那支

  一万年后

  仍然没有唱够的歌

  黄河啊!

  第三节 蓝:长江之歌

  1

  长江

  水的帝国!

  让我以立体的嗓音

  为你歌唱

  不止一次

  你像闪电的种子

  遭到黑夜

  无情的抛弃

  一群大山

  紧紧咬住

  你的胳膊

  那饥饿的牙齿

  在太阳的照射下

  发出空洞的

  响声

  你从不用

  肩胛对我说话

  随风而来的记忆

  血迹斑斑

  在粗糙的火光中

  我认识它们

  失去的根子

  归去的路

  被死亡隔断

  唯一的巷口

  在水的咆哮中

  保持沉默

  2

  漂流的爱

  被一滴重创的水

  击穿

  头颅埋在

  水层之下

  如殉难的兀鹰

  翅膀早已折断

  残剩的骨骸

  收集在竹筏上

  我来不及记录

  只看见大地

  打满黄金的补丁

  三峡伸出无数的手

  迎接

  薄荷的宁静

  我置身扭动的风景

  赤裸裸的欲望

  淹没了泥土

  而著名大风

  在雨的责难中

  继续保留它们的名字

  保留

  你的贞洁

  一如保留植物的春天

  3

  这人类深刻的盾牌

  触到了

  另一种

  难以接近的

  可怕的礁石

  语言被迫弹回

  宽阔的河面

  仅仅颤抖了

  一秒钟

  一秒钟足以诞生

  一面旗帜舞动蜜蜂的声音

  一秒钟足以逝去

  一个世纪摧毁玻璃的情人

  火山在浸润中

  软化,沉沦

  像失去张力的

  纤维

  而此刻

  月亮在你波涛的胸脯上

  酣睡

  被鞭子抽响的空气

  鲜花一样盛开

  所有的胚胎

  都有你的血液

  你的光芒

  你喷薄而出的枝叶

  4

  你脱下鱼鳞般

  沉重的外壳

  仿佛一颗

  透明的露珠

  扛着犁锄的

  耕农穿过黑夜

  直达你

  隐埋在斗笠之下的

  静水的果核

  一滴滚烫的液体

  捧在手中

  那是

  丰收和黎明

  是沼泽深层的旷野

  是不屈的堡墙下

  掩埋的船骨

  啊!

  长江!

  我倒下又被扶起的

  引领者

  我如何才能面对

  你矿石的脸孔

  而不惊慌

  我如何才能面对

  你袒荡的情怀

  而放声歌唱!

  5

  歌唱大海的生命

  从原初的岩石

  慢慢开始

  歌唱白色的泡沫

  滞留在辛酸的

  田埂上

  歌唱一阵吹过的风

  复活

  所有真实的细胞

  歌唱金色的牧童

  在早晨的开阔地

  放逐太阳

  歌唱古老的书

  为你打开

  并且让我在你的

  命运中奔驰

  歌唱

  火药,指南针,造纸,印刷术

  从你的手掌传播开去

  像一张湿漉漉

  孵育春天的

  床单

  一条柔软的

  丝绸之路

  你钙质的美丽

  从纯粹的土地上

  流过

  6

  谁能预料

  兽性的洪水

  再次降临

  长江啊

  父老乡亲

  被亘古的灾难逼至

  我的文字下

  一队又一队将士

  在大街小巷

  划着竹筏

  一个溺水的

  孩童

  恐惧地抱住

  一棵树

  而孩童的祖母

  一个蹒跚的老人

  躲在稻草洞中

  诅咒你

  又不愿离开

  无数的手

  在眼睛之外的

  颤抖里

  疯狂挣扎

  无数的声音

  在绝望的中心

  失声恸哭

  从一个家到另一个家

  一条河到另一条河

  只有一句

  卡喉的话

  苍天啊!

  7

  沉沦的月亮

  在荒野的上空

  格格作响

  那是动物的

  四肢

  被风暴击毁

  残留的余音

  折断的足踝

  撕裂的胸口

  压扁的脑袋

  扭弯的脖子    .

  在安徽

  在江苏

  在浙江

  在湖北

  泛酸的树根

  抓住

  我们一同责问

  一同哭泣

  一千只眼睛

  在视野所及的焦点

  剧烈地燃烧

  一万双手

  在相识不相识的地方

  攥成一根铁蝇

  一亿颗心

  在灵魂碎裂的疼痛中

  变成岩石与森林

  8

  在这里

  我请求火山和大地

  静默

  请求

  欲哭无泪的男子

  静默

  请求长城和草原

  静默

  静默,不仅仅

  为了哀悼

  不仅仅为了

  英灵安息

  吸尽骨髓的风

  在双重的肃穆里

  一动不动

  收留殉难的手

  在无言的腐殖质中

  立下丰碑

  纵使人们的脚步

  在甘蔗林

  践踏了一千年

  也抹洗不掉

  你的灾难

  打下的印记

  纵使有更多的苦水

  在沉默中集合

  也掩盖不了

  永恒的星辰

  最炽热的闪亮

  9

  你丛林的水域

  再一次挂满了

  自由的绶带

  黄昏中

  暗道堆满秃鹰的

  呻吟

  你随流浪的铜

  翻山越岭

  寻找时间

  结痂的伤口

  不育的鸟蛋

  落入水中

  掀起一个个

  窟窿

  那是章鱼的心脏

  躺在洁白的大理石上

  而盐的声音

  一如水稻的拔节声

  在辽阔的空间打破

  寂静

  过往的船只

  运走了积压

  在码头的痛苦和沉默

  坚固的晶体

  在蓝色的火鼎上

  訇然瓦解

  10

  啊,长江!

  我无法丈量你的

  躯体

  无法走完

  你的流程

  只凭大地的风

  倾听

  你的喜怒哀乐

  你

  最顽强的老人

  打不败的硬汉

  从祖国

  最丰饶最敏感的部位

  产生

  又从一条小溪

  消失

  你每一根神经

  都维系一方金子的土地

  你跟我们一起跳动

  欢呼或愤慨

  巨大的针叶里

  密集地生长着

  高梁、水稻和小麦

  即使是荒无人烟的区域

  那些刚刚新生的蝴蝶

  也会举起临风的手

  并且挥舞

  我骨子里的长江啊!

  第四节 黄:父老乡亲

  沉重落下

  女人的美丽

  从麦杆消失

  那惊人的皱纹

  最先不是

  从嘴角开始

  厚茧犁一般深入土地

  家在茅屋上

  粗糙的声音

  从蚕豆里剥出

  父老乡亲!

  你们在大树的马匹间

  喊着号子

  劳动将脸孔揉得金黄

  池塘是一本帐

  长鳔的鱼们认识

  你们的足音

  草垛在草丛中

  而你们的影子

  城墙一样倒在地上

  那些方形的鸟队

  盘旋头顶,目光潮湿

  风在汗水中溶解

  盐的脊背

  受伤的锄柄

  板结的贫穷一次次

  暴晒

  收割之后

  广阔的田野

  稻浪般涌来

  我沉到诗歌深处

  触及祖父的一只杯子

  里面盛着泥土

  滴血的眼睛

  蓄满阴影

  死亡无法躲避

  黄土从脖子上淹没下来

  你们没有出走的欲望

  但欲望让你们遍体鳞伤

  你们在天亮之前

  已经交付饥饿的睡眠

  你们在大灾之后

  仍然送出最后的粮食

  痛苦的回忆

  使我几乎难以自制

  那奔泻的而来的水

  仿佛祖先未尽的苦难

  啊!父老乡亲!

  你们赤身裸体

  承受风暴残酷的打击

  洪水滔滔

  你们疯狂地打捞

  被砸得稀烂的

  家

  母亲在哪里?

  儿子在哪里?

  门在哪里?

  你们宁愿被水溺毙

  也要举起抓住的椽木

  一阵哭声

  破空而来

  那不是你们真正想要

  表达的感情

  你们控制不住撕裂的

  悲伤

  只凭一方石头

  顽强地支撑起

  身体的重量

  你们被泥土包围

  泥土一片殷红

  流动的不仅仅

  是血浆和辛酸

  在水里死亡的竹筏

  没有一刻安息

  它们将水逼开一条道路

  道路中央

  就是殉难者的手

  和永不甘心的

  不灭的眼睛

  天旱的日子

  火烧眉毛

  眼里落下的雨水

  一瓢一瓢

  淋在禾蔸上

  那饱满的稻穗

  是你们的血球

  在无言中集合

  我终于理解

  父亲告诫的全部意义——

  “一粒饭

  哪怕掉在茅厕

  也要拾进嘴里!”

  我无法卒读

  古老的《悯农诗》

  啊!父老乡亲!

  手臂上的汗须

  已深深扎进了土壤

  镰刀上的锈迹

  让稻田的颜色更加深沉

  你们从来就不曾放过

  篱笆

  这祖先遗留的

  唯一财产

  你们还准备

  留给后代

  雾气重重

  你们的脸孔日益模糊

  那无辜的荞麦

  因四月的黑雨而颗粒无收

  它们用空荡荡的麦秆

  向你们倾诉

  你们无心倾听

  阴沉着脸

  只将它们一一刈割

  而喝粥的嘴

  早已伸出树皮般

  粗糙的大手

  并且在空中长久的

  颤抖

  从额头到脚踝

  你们在永不疲惫的疲惫中

  劳作

  从起点到终点

  你们在没有结局的

  结局中挣扎

  啊,我难以割舍的

  父老乡亲啊!

  一天的痛苦

  足以打垮

  你们苦心经营的城堡

  在倒下的城堡边缘

  你们即便趴着

  仍然要保卫水稻

  海,居住在一滴水中

  犹如一座塌方的山

  对于你们

  真理就是碗中的一粒饭

  屋顶的一片瓦

  以及红薯和鸡蛋

  你们像土地一样厚实

  像蚯蚓一样真诚

  你们用锄头、镰刀和开裂的

  双手

  不断开掘自己的生命

  并最终

  在黄土地洞穴中

  找到自己的语言和归宿

  有风徐徐来

  第五节 绿:故乡的风

  来自奔腾的南方

  带着海水的咸味

  棕榈叶的气息

  带着酵母的密码

  潮水般祝福

  带着柠檬的微笑和春天的花香

  从山峰、农田、水井

  从望不到尽头的

  大街小巷

  从张家界望夫崖

  从“先天下之忧而忧”的

  岳阳楼

  从盛产异蛇的永州

  从日出东方的韶山冲

  从南岳开着莲花的山顶

  从成片成片的

  农田和家庭作坊

  迅猛奔来

  武陵山区的民谣和着洞庭的

  鱼米之乡

  与湘江大桥上

  永不停息的方阵一起

  强烈地冲击我的瞳仁

  故乡的风啊

  我看见大片的白云

  奔马似的跑向你

  每一天都吹来不同的气息

  当工地上的尘埃

  夹着粗犷的喊叫插入雁阵

  一幢幢高楼大厦巨人般

  崛起

  一个满含深情的合同

  已经签订

  那些出售新闻和财富的微信

  各类朋友圈

  新媒体上的

  幸福指数

  广场舞和活筋舒骨的霓虹灯

  融成一体

  进城的农民们

  与不进城的亲人们一样

  把厚厚的乡愁

  钉上最后一枚纽扣

  一碗烈性的喜悦

  端在黑茧纵横的手中

  田土荒了

  被满嘴漏风的老人们

  种上了蔬菜与水果

  不用农药、化肥和生长素

  绿色食品送到

  城里的儿孙们手里

  比亲情更浓的

  是日积月累的

  思念与挂牵

  此时此刻

  故乡的头顶

  盛开了玫瑰的光晕

  故乡的风啊

  城市和乡村的生活

  被各类扑天而来的欢乐

  灌醉

  脚手架上的旗帜

  写满速度和名字

  一种真实的情感

  从我的胸口

  缓缓升起

  喧嚣

  诞生于古老的寂静

  花冠的夜晚

  无数的脚步

  走进你的黎明

  倾斜的阴影

  藏在光明和瓷碗之中

  所有的愿望

  被日子划破

  湿漉漉的鼓点

  在晶体的盐滩上

  聚合成新的更大的瀑布

  故乡的风啊

  当高速公路魔幻般逼至眼前

  当高铁的手术刀

  轻轻切除了春运的肿瘤

  从北京到长沙

  只有短短的五个小时

  我的故乡

  就是你的故乡啊

  故乡的风就是

  台湾的风

  香港的风

  澳门的风

  就是祖国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

  那瞬息万变的

  饱满的风啊

  我夜夜怀想的

  倾心的风啊!

  时刻牵住我

  发烫的目光的风啊!

  在这片英雄的

  大地上

  流浪的心情

  被绵绵生长的爱所抛弃

  受伤的历史

  被不可阻挡的

  崛起的力量所抛弃

  憔悴的过往

  被英雄的热血、信仰与壮举

  所抛弃

  无论我在哪里

  无论我去何方

  我紧紧握着故乡的

  湿漉漉的风

  这镀金的根

  这镶银的魂啊

  “大风起兮云飞扬,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这是青玉的风

  是兄弟姐妹的风

  是和平、安宁

  开放的风

  是奔向梦想的风

  是民族复兴的风

  是现实主义的风

  是一天天

  接近伟大目标的风

  我的时刻牵挂着的故乡的风啊!




关键词:
相关文章
www.e0734.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国新网编号:4312010001 备案证书:湘ICP备12011513号-1
©Copyright 2009 中国衡阳新闻网. 电话/FAX:0734--8888053
主管主办:中共衡阳市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中国衡阳新闻网站 法律支持:湖南业达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