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英雄》(四)第二乐章:信仰的力量

2019-06-19 16:47:15 作者:聂茂

万行长诗,穿越五千年历史

一捧热泪,见证共和国荣光
 谨以此诗
献给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共和国英雄》(四)第二乐章:信仰的力量

 

  第一节 琴:白求恩

  从时间到空间

  离开家

  到达一个新的

  陌生的国度

  如此陌生而贫困

  却又是如此清新和富有

  如此充满激情

  你在黑色的土地行走

  来了

  便不再离开

  你带着和平

  奉献与爱

  从繁华的温哥华来到

  中国陕北的窑洞

  秋天来临

  树叶舒展如月

  厚厚的,铺满一地

  印上你的关怀与悲悯

  在触目惊心的

  病痛之间

  在简陋的手术室

  煤灯昏暗

  鲜血浸入地面

  全部变黑

  你弯着身子

  全神贯注,像麦穗垂下

  面对一张张充满渴望的

  年轻的脸

  你双肩耸立

  把欲望的旗帜

  插在最高的山头上

  你的前面

  是一望无际的

  辽阔的沉默

  那些为了信仰

  而英勇赴难的战士

  前仆后继

  像风暴施虐过的稻田

  一个又一个倒下

  他们的脉搏

  仍在流溢着血水的泥地里

  搏动不息

  你无法一一合上

  他们的眼睫

  只把深深的自责

  封藏在冬天的皱纹

  封藏在折翼天使的嘴唇

  封藏在凝固的气息里

  一个

  在金属器皿和血之间

  浸泡的人

  逢到一个隐秘的

  世界

  你站在那里

  就是一座灯塔

  闪烁希望的颜色

  你是黄土高坡上

  生命的殿堂

  是窑洞密封的夜幕

  透出的灯光

  你把黑夜当成白天

  把时间抓得那么紧

  把头埋得那么深

  比所有嘶哑的北风

  吹出来的寒冷

  还要深,还要深

  比所有落入泥土腐烂的

  树叶的颜色

  还要深,还要深

  深在担架卸下的疼痛里

  深在大地不服的雨水里

  深在肩膀抽搐的哭泣中

  你被致命的荆棘

  划破的时候

  病毒

  报复般吞噬

  摧残着你的身体

  你努力撑开

  塌陷的双颊

  潮湿的眼睛

  烫的额头

  划破的手指

  被多变的剑气所包裹

  然后,你变得寂静

  痛苦之后的疲惫

  淡然,安祥

  如同你躺在简陋的

  帐蓬中

  风从远处吹过

  那么多热爱你的声音

  却不能触及你

  以及你圣洁的灵魂

  涌起的泪水

  强忍的叹息

  流淌的

  是你未完成的使命

  和热忱的心愿

  像一颗水

  滴进冬日的宁静里

  汗水,鲜血,青春

  一同见证

  这庄严的事业

  这超越国界的

  无私的爱

  这大写的爱

  饱满的爱

  纵然我的泪水

  触及不了

  你头颅上厚厚的霜雪

  你仍然从高处听到

  来自中国人民的崇高称喟

  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

  此刻

  你在黄土的寂静里

  迎接生命的凯旋

  如同你给远方的故土

  寄回一封家书

  寄回暮色苍茫

  寄回遥远的东方

  你最后的笑

  让乡愁的悲切

  穿过杜鹃带血的啼声

  在中华古老的大地上

  久久回荡

  第二节 鼓:夏明翰

  从屈原的故里

  诞生

  你原本是一名书生

  被汨罗河畔忧伤的节日

  和岳阳楼里的千古名句

  所吸引

  你追随忧国忧民的

  精神血脉

  驾一轻舟

  经长江,过洞庭

  溯湘江而上

  抵达雁城衡阳

  抵达古老的城墙

  在未知的路里

  你看见尘埃腾起

  山河破碎

  梦中的雁鸣

  不忍回头

  声声带血,杏花满地

  你走出板结的文字

  投入河流卷起的

  风暴

  你永远不会忘记

  刻入记忆的

  时间节点

  21岁的冬天

  经毛泽东和何叔衡介绍

  你举起拳头,宣誓

  成为伟大组织中

  光荣的一员

  26岁那年

  农历最美好的九月初四

  在韶山伟人的牵线下

  在李维汉、谢觉哉等人的

  见证下

  在长沙清水塘

  一间漏风的民房里

  你与郑家钧

  举行了

  简单而庄重的婚礼

  天作之合的婚姻

  青春勃发的年龄

  你紧紧地拥抱这一切

  就像拥抱夏季的河流

  1927年春节前

  你和妻子搬到

  长沙望麓园1号

  与毛泽东、杨开慧

  同住一个

  洒满月光的院子里

  1928年,这个

  寒冷的年份

  你调任

  中共湖北省委常委

  那些从牙缝里挤出的日子

  那些挣扎的日子

  涂上泥巴和硝烟的

  日子,没有膝盖走路的日子

  叛徒出没的日子

  没有光明

  只有不幸和灾难

  折磨的日子

  透过柴门

  是半掩的湿漉漉的

  纸糊的窗口

  你听见

  豺狼在磨牙

  你听见

  豺狼用枪声和血淋淋的谋杀

  说话

  在黎明升起的朦胧中

  你打破了火药的梦境

  冲破寒冷的年份中

  一系列冻僵的日子

  你戳穿了宁静的谎言

  你撕毁了暴戾之魔的面具

  你用赤诚的眼睛

  凝视黑夜深层的

  熔浆般的希望

  秋收起义后

  你感受岩石团队的力量

  战友们坚强

  机智,执着,无畏

  黎明前消失的黑夜

  从另一条长满苔鲜的小径

  进入白天

  泥地里的污水

  墙墙上迸溅着

  花朵的血迹

  大街上

  横七竖八的肢体

  残败的树木和发黄的枯草

  受伤的村子流出的血

  渗入井水

  被毁坏的心脏

  变成灰白的液体

  孩子们剩下饥饿的骨头

  老人们流干泪水

  嘴里反复念着

  明知无用

  依然虔诚的祈祷

  披着黑巾的

  河流

  丧魂失魄丢下脸盆的

  浣衣的妻子

  穿着孝服的空气

  令人不安的

  沉默的大山

  手无寸铁的

  眼晴

  这些损失和悲伤

  这些被玷污的花园和大地

  这些被杀害的鲜花和信仰

  一滴一滴,逆回

  母亲的胎盘

  汇入大地的血管

  发出春天悲壮的轰鸣

  1928年过得真慢

  就在这一年

  最沉重的2月

  你在汉口

  被敌人逮捕

  这一年的二月

  多了一天

  农历2月29日

  这多出的一天

  就是为了记住

  你的被杀

  这多出的一天

  就是为了让你

  从容地写下

  惊天地、泣鬼神的

  就义诗

  “砍头不要紧

  只要主义真。

  杀了夏明翰,

  还有后来人。”

  这多出的一天

  就是为了让历史

  刻录

  这个地点

  武汉汉口的余记里

  这多出的一天

  就是为了突出敌人的

  暴行

  这多出的天

  就是为了呈现28岁的

  完整的你

  英俊,刚毅

  倔强,执着

  带着滴汁的绿的年轻

  这多出的一天啊

  就是为了让后人记住

  那一颗火红的

  从泥泞的地面上

  缓缓升起的

  不屈的灵魂

  夏明瀚

  我的英雄,我的兄弟

  你原本是一名书生

  更是一名战士

  一只翱翔于天地之间

  享受生命之乐的

  自由的大雁

  你走进一个青春迸发的

  热血的世界

  由于叛徒的告密

  你奋飞的翅膀嘎然

  折断

  大雪纷纷

  无情的雪坠入

  饥饿的山谷

  发出强大的

  绵绵不绝的回响

  在你面前

  不可一世的酷刑

  拼命挣扎

  恐惧得像一只老鼠

  面对因发烫而冒出的

  青烟的锯齿

  你熔化成一条铁鱼

  害怕的不是你

  而是残暴的施刑者自己

  当明晃晃的屠刀架在

  你脖子上的时候

  当母狼般的乌云

  嚎叫着

  死死罩住

  你天空的时候

  当田野上饥饿的皮肤

  经受暴雨抽打的时候

  你想起曾经写下的《金鱼》

  那奔腾着原始的

  愤怒的力量

  “鱼且能自由,

  人却为囚徒。”

  你推开悲伤的时刻

  忍受着可怕的与亲人的

  别离

  你碰上的死神

  比死神本身还要粗暴和凶残

  一道道布满麦地的抓痕

  和血液的道路就是证明

  你以宝贵的

  生命的滑落

  为人间

  撕开一道光明的口子

  那一刻

  血溅一地

  真理和信仰辉映长空

  人们追寻你的方向和脚步

  夏明瀚

  我的英雄,我的兄弟

  从屈原的故里诞生

  你经历人世的28年

  不得不带着

  滴汁的绿和爱离开

  你让刀的节奏更加铿锵

  你让斧的威严更加锋利

  你让火的舞蹈更加持久

  你的生命像一道闪电

  虽然短促

  却照亮了

  发黑的密封的夜

  你的生命

  像春天里的花朵

  虽然只有一瞬间

  却将暗香

  永久停驻在人间

  你在世的每一天

  都有

  荡气回肠的故事发生

  你在世的每一天

  都有

  激情的细节从浑浊的水中

  升起

  最后,你抛下

  深爱的妻子

  郑家的好女儿--郑家钧

  你抛下

  永远爱不够的

  惟一的女儿--夏芸

  你柔情的风

  缠住了树叶

  为的是让森林高高地挺举

  你坚强的果实

  吐出籽儿

  为的是

  让泥土更好地掩埋

  夏明瀚

  我的英雄,我的兄弟

  你用气吞山河的方式

  将深沉的爱留给

  更加辽阔的背景

  将大写的爱

  留给人民和沧海桑田

  将深沉的大写的爱

  留给

  沉重的历史和光明的未来

  第三节 瑟:方志敏

  在和平年代

  你一定是优秀的小说家

  即便关在囚室

  你都观察得如此仔细

  “四壁都用白纸裱糊过,

  虽过时已久,

  裱纸变了黯黄色,

  有几处漏雨的地方。”

  你将暗无天日的痛苦

  轻轻抚平

  在极端的空间

  你用浪漫

  战胜囚徒的禁锢

  你最早发表的小说《谋事》

  与鲁迅、郁达夫、叶圣陶等人的

  作品一起

  选入上海小说研究所

  编印的小说集《年鉴》

  我怀着崇敬的心情

  阅读,我确信

  如果没有战争

  你一定会写出

  更多更好的作品

  一定会写出

  无愧于时代的

  伟大诗篇

  你,江西弋阳人

  最朴素的铜

  闽、浙、皖、赣革命根据地的

  创建者

  贫穷母亲的儿子

  抗日先遣队的总司令

  1935年1月27日

  你不幸被俘入狱

  风中的愤怒

  死死

  顶住某一个高度

  “中国人也是人,

  不是猪和狗,

  不是可以随便屠杀的。”

  这是你滴血的心声

  是拳头砸在墙壁上的痛苦

  是黑夜中不可抑制的

  闪电与呐喊

  有人为获取玫瑰刺上的

  一丝幽香

  宁可扭曲自己的脊梁

  而你

  在信仰中捍卫自己

  触摸真实的

  心跳

  面对种种威胁利诱

  你坚贞不屈

  写下《可爱的中国》、《清贫》等名著

  这样的文字

  有筋骨,有血脉,有正气

  这样的文字

  把文运与国运联到了一起

  这样的文字

  是家国情怀的文字

  是铿锵有力、气贯长虹的文字

  它比得过

  历史上任何一部

  经典式的黄钟大吕

  半年后,你被秘密

  杀害,时年36岁

  你实践了

  “努力到死,奋斗到死”的誓言

  你将共产党员的光辉

  映照在

  辽阔的祖国大地

  有些人,想拥有的

  只是一个字

  失去的却是整个一生

  有些人,渴望

  一双秋天有力的手

  牵着他们

  走出迷惘的季节

  如果他们读过你的文字

  就会濯尘

  就会活出

  清净的自己

  “清贫,

  洁白朴素的生活,

  正是我们革命者

  能够战胜许多困难的地方!”

  这是你的忠告

  更是你一生

  最真实的写照

  毛泽东同志称赞你

  “以身殉志,不亦伟乎”

  这是人民领袖

  对共和国英雄的中肯评价

  在和平年代

  你一定是一位有担当的父亲

  你会省吃俭用

  爱护妻子,养育儿女

  孝敬父母

  就像小草孝敬春天

  你让灵魂之钟

  再度响起

  你让从未高举的手

  以玫瑰发香的方式伸过来

  在和平年代

  你一定是一位改革的实干家

  蓝色的海洋

  敞开波涛般的胸膛

  你让跑马一样的思绪

  重新奔腾

  “我们决不能让伟大的可爱的中国,

  灭亡于帝国主义的肮脏的手里!”

  你渴望

  在月疏星稀的夜晚

  坐在窗前

  与大家一起

  读书,思考

  享受大地的恩泽

  听淅淅沥沥的

  雨水和夜的宁静

  从指缝间流过

  然后,你提笔

  写下精彩的诗句

  以及,你将写未写

  留下的空白

  今夜,没有月光

  只有你默认的

  文字,珍贵,洁实

  淹没我的思想

  这些瓷质的碎片

  在风中流浪的时间

  太长

  我重新编排

  它会发出自己的光芒

  撕去的是日历

  留下的是

  心之沧桑

  离去的时刻

  多少人忘记来时的初心

  寒冷的露珠

  隐藏着花冠的香气

  诱惑的沟壑

  令人迷失方向

  灾难的瓦砾

  摧毁人性深处的

  幽光

  在你这里

  战火和废墟交集

  在你这里

  诗歌和爱情齐飞

  你赤手空拳

  举起一支冲锋的火距

  照亮黑暗走廊里的

  每一个角落

  那里

  有一柄柄警醒的钥匙

  有一丛丛沉重的记忆

  感恩有你

  让火山的血脉

  承续优美的语言

  感恩有你

  让大地的纸张

  保持山水的清白

  第四节 筝:赵尚志

  是什么铸造了你

  尚志,这么一个无私的名字

  你脚下的松花江

  来回奔腾

  在苦难的浸泡里

  你的目光

  像火一样热烈

  你的声音传递

  尽忠报国和民族大爱

  你的忧伤

  长在古老的土地上

  你跟在光明的后面

  追随启迪你智慧的人

  追随将你的光明

  引向更高更远的人

  你将梦托付给家人

  将思念交付给异乡

  你选择出发

  就是选择

  跟国家存亡和民族的复兴

  联在一起

  你选择出发

  就是选择

  海角天涯

  可是

  你还来不及走出故土

  你就被罪恶的黑咬住

  你听见周围发出一阵阵

  狼的嚎叫

  像锯子一样

  割裂你的心脏

  是什么铸造了你

  尚志,这么一个奉献的名字

  你在歌唱处开花

  你在激流中破碎

  你陷入瓦砾的沟壑

  那是痛苦钻出的枯井

  风打麦波,雁送征人

  你披靡无数

  被逐于千里之外

  那又如何,只要还有敌人

  战斗就没有停止

  日伪军的疯狂“讨伐”与“清剿”

  你和你的抗联部队

  远征松嫩平原

  爬冰卧雪,风餐露宿

  作战百余次

  狠狠打击了日伪军

  饿狼般的叫嚣

  “争自由,

  誓抗战。

  效马援,

  裹尸还。”

  你写下

  《黑水白山·调寄满江红》

  白纸黑字

  冲天的豪气

  至今回响

  在山水之间

  是什么铸造了你

  尚志,这么一个光荣的名字

  你在黑夜中冲锋太久

  你的疲惫连着你的伤痕

  被你的血液所包围

  黎明的光芒

  照着你无畏的挺进

  旌旗猎猎

  伟岸的身躯

  像火炬一样夺目

  你握住祖国母亲的手臂

  你一握住,就不能放下

  你嗅着母亲的肌肤

  感受母亲的体香

  你庄严地跪下身子

  亲手为母亲盘好长发

  你的口袋里

  始终装着母亲的语言

  那满满的一口袋

  走到哪,吃到哪

  你和着血

  和着水

  和着泥

  吃下去!

  你和着铁屑

  和着钢片

  和着炮火

  吃下去!

  你把饥饿下去

  把痛苦吃下去

  把绝望、愤怒和抗争吃下去!

  你向母亲致敬

  你向一颗饱经沧桑的心灵

  献上圣洁的颂诗

  你从浪尖到浪尖

  应和着海的呼啸

  你站在灯光的甲板上

  犹如一名战斗的水手

  是什么铸造了你

  尚志,这么一个朴实的名字

  你,与人为善

  与大地、村庄和河流为善

  你并不是一个好斗的人

  但为了捍卫你的善

  捍卫大地

  捍卫村庄和河流的尊严

  你义无反顾地向恶冲去

  向汹涌的黑暗冲去

  直到被恶撕伤

  直到被汹涌的黑暗吞噬

  1942年2月12日

  你率部与敌人作战时

  身负重伤被俘

  你宁死不屈

  穷凶极恶的敌人割下

  你的头颅

  运到长春庆功

  而把你的躯体

  扔进了松花江的

  冰窟中

  多少年

  你的头颅一直

  下落不明

  直至2004年6月

  失踪62年的你的颅骨

  才从吉林长春护国般若寺中

  发现

  青山含笑

  你的头颅流血

  仍然高高地昂起

  是什么铸造了你

  尚志,这么一个崇高的名字

  夜色深沉,炮火的轰鸣

  夹杂着你嘶哑的呼喊

  硝烟

  撕去了最后的一页

  长夜终逝

  时间苍茫

  沉默的河底

  一层一层舒展

  你敞开家门

  看着母亲的

  河流不紧不慢地流淌

  见证不喜不悲的过往

  见证流离失所的黄昏

  是什么铸造了你

  尚志,这么一个不朽的名字

  你在河的那一头

  我在河的这一头

  中间隔着同一条河流

  那是我们的母亲

  我想送你一片洁白

  像水一样洗尘

  我想送你一树繁花

  像春天一样芬芳

  但我只有口袋里装着的

  母亲的语言

  只有黑土地上不断生长的

  零碎的记忆

  只有在丘陵深处

  静静躺着的

  你的灵魂

  只有母亲含香的肌体

  只有后来的

  和平与安宁

  所有这一切

  正是你的伟大的信仰和梦想

  第五节 笛:赵登禹

  一滴血

  从你的胸口涌出

  被荣耀照亮

  你生下来

  并不是为了

  这些荣耀

  你生下来

  仅仅是

  为了好好地活着

  像每个普通人一样

  脚踏大地

  感受幸福

  砍柴,喂马

  求学,结婚,生子

  成长为一个

  有责任的儿子、丈夫与父亲

  那些诞生过

  真理的言语

  被汗水淋湿

  被你和你的战友

  看成是理想和血液的

  一部分

  你的手

  伸向哪里

  哪里就变得

  红润与亮堂

  你的微笑

  在哪里开放

  哪里的野草

  就感觉到

  春天的降临

  直到你

  闭上眼睛

  这一切的

  一切

  有如奔腾的

  狂风

  在你的胸脯上

  起伏不停

  你是山东菏泽县

  杜庄乡赵楼村人

  身高一米九

  大个子

  典型的关东大汉

  日寇悍然发动

  “九一八”事变

  你的头上枕着大刀

  战火烧到了

  长城一角

  在喜峰口阵地

  你跺脚,骂人

  挥舞拳头

  然后,你恶狠狠地

  高唱着

  “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

  你让骄横的

  入侵者

  做了一回

  “白日下的噩梦”

  5000余名日寇的尸体

  18门炸毁的大炮

  你用一死再死的方式

  用至今还残留的腥味

  和男人的血性

  悲壮地

  赢下了残酷的战争

  这次大捷

  让溅满鲜血的

  青天白日旗

  在刺目的

  天空下

  徐徐降下了

  那不可一世的

  狰狞的脸

  菊与刀

  一如你的性格

  左手柔美

  右手阳刚

  你把前额

  贴在刀背上

  把肩

  顶住枪托

  把手

  放在板机处

  把眼睛

  嵌入枪的准星

  时刻提防

  追随黑夜的杀机

  只要敌人还在

  死亡就无法把你

  打翻

  只要别处

  还有阴风吹起

  你的神经

  就紧紧钉

  在战争的树上

  那天晚上

  日寇包围了

  古老的村庄

  你把大刀队集合起来

  把敢死队集合起来

  喝完酒

  把碗摔碎

  把银圆放在每一个队员

  面前

  你一条腿绑着绷带

  手臂上缠着白毛巾

  每人一把匣枪

  五颗手榴弹

  每人背着一把

  镔铁打制的大刀

  大刀上红的穗带

  在雪地里发出

  暗紫色光芒

  像火一样跳跃

  将每一个队员的脸

  照得

  像高粱一样的红

  这是一群20来岁的

  农家子弟

  如果没有战争

  他们就会

  在这里

  安居乐业

  娶妻生子

  休养生息

  像祖祖辈辈有过的一样

  可这片土地

  落下了暴雪

  寒冷

  从脚板直刺头顶

  这片土地

  连同世世代代

  耕种于此的

  父老乡亲将

  被突如其来的

  血腥的风

  强暴与蹂躏

  不甘奴役的你

  不愿跪下的你

  挺身而出

  召集了

  这批

  有情有义有血性的

  庄稼汉

  夜战就要打响

  突然

  一个母亲

  带着一个姑娘

  向你跪下

  母亲哭诉着

  你的手下

  闯入她的家门

  年轻的姑娘

  受到惊吓和侮辱

  你的怒火

  决堤而出

  严叱违令者出来

  接受惩罚

  你万万没有想到

  违令者

  竟是你的传令兵

  开刀问斩之际

  你怒斥

  传令兵为何如此犯傻

  那是个二十岁的小伙

  他诚实而颤抖地作了

  交待

  “我并没有欺负这姑娘。

  今晚恶战,

  脑袋别在裤带上

  但长这么大,

  我从来没见过姑娘家的乳房。”

  刹那间

  每个队员

  都红着脸

  低下了头

  你还是狠心

  下令将传令兵

  推出去

  斩首

  那个母亲

  再次跪了下来

  向你求情

  而那个姑娘

  慢慢

  将胸前的棉衣

  剥开

  露出发育不全的

  小小乳房

  白森森的

  像一片晕目的

  月光

  将整个黑夜

  划伤了

  夜

  更黑了

  强盗来了

  你一声怒吼

  “来得好!杀啊!”

  每一个战士

  像出膛的炮弹

  呼啸着

  冲向敌人

  黎明被秃鹰啄痛

  强盗吞下了

  有毒的苦水

  血液里

  一个个英雄的头颅

  圆睁着

  不死的眼睛

  传令兵

  倒在血泊中

  嘴里死死地咬着

  强盗的一块肉

  强盗倒在黑色的血水中

  脸上凝固着痛苦的表情

  无助,丑陋,狰狞,恐怖

  天亮后

  你含泪收集

  英雄的尸体

  你赫然

  发现

  那个母亲和那个姑娘

  手拉手

  像战士一样

  慨慷赴难

  杀身成仁

  白雪覆盖的尽头

  一片新绿越过

  你的背影

  直到太阳退走

  一滴最小的

  雨

  从你相隔

  更远的地方

  传递生长灵魂的

  泥土的气息

  如果你的手

  不是握在

  我们的手中

  如果我们的血液

  不是

  在你梦中的脉管里

  流淌

  如果你的光明

  和我们体内的

  光明

  从未发出如此强烈的

  音乐般的碰撞

  你即便

  被潮湿的风

  捉住

  我们即便

  被秋天的世界

  捆紧

  我们依然会分离

  仍然被记忆中的

  痛苦占领

  我们的黑夜

  依然看不见

  音乐的律动

  看不见壁炉里的

  火苗

  看不见墙上

  巨钟的嘀嗒声

  看不见一本书

  静静地打开

  等待某个人

  来阅读

  看不见一首诗

  一行接一行

  那么激烈地

  应和着苍天

  应和着青草

  应和着大地和河流

  如果你的手

  不是握在

  我们的手中

  如果我们的血液

  不是

  在你梦中的脉管里

  流淌

  我写下

  这些文字

  还有什么意义?

  我的坚决

  我的执着

  我的泪水

  我的激情和热血

  在祖国

  这个最繁华的时刻

  表露无遗

  7月28日

  血战六小时后

  在集结途中

  你被伏兵击中胸部

  你身中数弹

  倒在血泊中

  当你

  从昏迷中醒来

  你对身边

  泪流满面的人说

  “军人战死沙场原是本分,

  没有什么值得悲伤。”

  言毕

  你含笑而逝

  年仅39岁

  你是抗日殉国的

  第一位师长

  当晚,你被北平红十字会

  草草掩埋于

  一荒茔

  陶然亭内龙泉寺的僧人们

  闻讯

  将你的遗体

  秘密取出

  但你仍然

  圆目怒睁

  老方丈用手将你的双眼

  轻轻合上

  盛殓于一柏木棺材

  暂厝于寺内

  僧人们

  一遍又一遍

  给你的棺材上漆

  你的棺木

  被龙泉寺的僧人们

  冒险

  守护了八年

  他们说

  你的棺木里

  时常

  响起大刀的

  铮铮声和呐喊声

  响起

  马蹄衔枚疾走的

  风雨声……

  在荒凉的披盖着

  月光的墓地

  在银色的打击和永恒的

  痛苦交织的原野

  突然

  落下大片大片

  从未喝下的

  葬礼的酒

  我喝着这些

  有些生涩的葬礼的酒

  这些不再伤害的

  充满生命的酒

  这些浓烈的酒

  菊花的酒

  大刀的酒

  这些以你的名字

  命名的酒

  有着信仰和梦想的酒

  在今天这个时候

  谁也不用告别

  在黎明已过

  在太阳升空

  在清明还没有到来之前

  我尽情地喝下

  这些酒

  喝下卑微与崇高

  因为你,歌谣掠过马背

  流星滑落山脉

  因为你,每一颗心

  都留下了山谷的回响

  因为你,每一个音符

  都铭刻大地的方向

  因为你,每一道闪电

  都浸泡着时间的光芒

  第六节 箫:狼牙山五壮士

  隔着一层雨水

  我在布谷鸟的叫声中怀念你

  怀念洁白的庭园

  南风拂过

  掀开的带着稻香的农田

  怀念疯狂的生命之树

  在阳光的呐喊中

  像波浪一样跳跃

  怀念深夜里

  月光无眠的嬉戏和无尽的絮语

  怀念狼牙山

  像狼牙一样

  卡在日寇入侵晋察冀边区的

  咽喉上

  那里有5座大山36峰

  远远望去

  山与山相连

  峰与峰相牵

  望不透的突兀连绵

  看不穿的刀劈斧凿

  怀念一次次抗战的胜利

  以露珠的方式展示她的

  五光十色

  怀念村里的小伙子姑娘们

  在疲惫的大地上沉睡后醒来

  用雪白的手

  采摘青草

  在梦的边缘欢喜游荡

  把埋在地下的米酒

  挖出来

  倒进祖传的陶罐里

  没有谁在意

  自己的名字被风记住

  没有谁在意

  自己的歌声在峡谷中回响

  没有谁在意

  阳光的呐喊

  没有谁在意

  乌云的冲动

  没有谁在意

  那一次又一次的

  刀与火的

  生死较量

  隔着一块蓝天

  我在阳光流溢的早晨怀念你

  怀念日历牌上的图案

  用七种颜色无比生动地

  打扮起来

  怀念校园里的钟声

  带着欢快的旋律

  向远方流去

  怀念溪边的浣衣少女

  把美丽的初恋

  丢进水中的手绢里

  怀念历史上

  那滴血的一页

  再也不要翻开

  1941年,侵华日军

  对河北易县进行

  可耻的“扫荡”

  制造了田岗、东娄山等多起

  惨绝人寰的大案

  凶残的“三光”政策

  犯下了人神共愤的

  罪行

  你嚯然站起

  像一匹匹受百鞭之笞

  而狂奔的野马

  你不悲哀,不诉苦

  眼里喷出石榴般的火焰

  你抛着煤球一样

  炽热的仇恨

  冲向正在滴血的刀尖

  你奔涌的大海

  涨了上千次潮水

  不断地涨潮

  又不断地

  退向成群的死亡

  退向海鸥咆哮的地方

  退向浪花扑打的海岸

  你投放了全部的

  新生的希望

  让溺水的战友和父老乡亲

  爬上高高悬起的

  生命旌旗的帆船

  隔着一个秋季

  我在暴雨成灾的草垛上怀念你

  怀念古老的听觉

  如杏花跌落枝头

  怀念透明的烦恼

  如夜中的幽灵若隐若现

  怀念固定沙哑的钟声和破旧的镜子

  发出的离群索居的气味

  怀念你努力挺直着

  枯瘦的脊背

  表达对小草对泥土的热爱

  怀念淹没于人群之中的

  发光的关于你的油画

  怀念与太行、吕梁比肩的赞美

  怀念让你满心疲惫的

  峥嵘岁月

  怀念你在战斗中临危不惧

  子弹打光就拼刺刀

  刺刀拼完就用石块还击

  面对步步逼近的

  血盆大口

  你宁死不屈

  毁掉枪支

  纵身跃下数十丈深的

  悬崖

  那一刻

  雄鹰的翅膀

  覆盖了整个大地

  那一刻

  马宝玉、胡德林、胡福才

  壮烈殉国

  那一刻

  葛振林、宋学义被树枝挂住

  幸免于难

  那一刻

  你和你的战友

  用生命和鲜血

  谱写了一首气吞山河的

  诗篇

  义薄云天啊

  聂荣臻闻讯后

  挥笔题词

  “视死如归本革命军人应有精神,

  宁死不屈乃燕赵英雄光荣传统。”

  那一刻

  你跃出的背影

  成为岩石

  让狼牙山伸出的每一根松枝

  都成为一位勇士的脊梁

  隔着一个清明

  我在香烛袅袅的肃穆里怀念你

  怀念真理

  从突然的方向鞭打我的胸口

  怀念带着祭品的夜晚

  忧伤地诉说出心中的

  寓言

  怀念发白的呼唤

  不断敲打长满杂草的

  斑驳的庭园

  1971年6月26日

  宋学义在郑州病逝

  享年53岁

  长眠于沁阳市烈士陵园

  而他的魂魄去了

  狼牙山

  2005年3月21日

  葛振林病逝于衡阳

  享年88岁

  五壮士中最后一位在世者

  也永远离开了

  他们在狼牙山

  重新聚首

  在猎猎大风中

  依然狂笑

  隔着一个世界

  我在野草丛生的山坡怀念你

  怀念风中最后的一吻

  留在清晨的墓碑上

  怀念你

  狼牙山的每一位壮士

  怀念安睡的肩膀

  仿佛新生的海洋

  涌向祖国的四面八方

  怀念那无人居住的

  痛苦的土地和海岸

  有你的灵魂

  在安息

  隔着一层雨水

  我在布谷鸟的叫声中怀念你

  隔着一块蓝天

  我在阳光流溢的早晨

  怀念你

  隔着一个秋季

  我在暴雨成灾的草垛上

  怀念你

  隔着一个清明

  我在香烛袅袅的肃穆里

  怀念你

  隔着一个世界

  我在野草丛生的山坡

  怀念你

  怀念你

  让我不再有任何的隔阂

  怀念你

  让我拥有这独一无二的

  花开的一切

  第七节 磬:董存瑞

  从你诞生的那天起

  你的生命

  跟祖国的光荣

  连在一起

  你曾画过

  黄河的皱纹

  喝过长江的水

  从小学课本里

  知道了脊背一样坚实的

  长城

  你真希望去看看

  可你过早地走了

  在一条条恐惧的

  战壕,在号角深处

  你遭受的黑暗

  足以淹没整个世界

  是你,在黎明前

  庄严

  拉响了黎明的快门

  而我们因此能够

  在光明中生存

  我的回忆

  从你身旁的烧土开始

  湿漉漉的文字

  在流动,你在文字外

  在浪尖,用巨大的手

  举起死亡

  辉煌的一瞬

  激励了无数的人

  从纯洁的高粱地

  从穿越苦难的

  鸭绿江

  从将军到士兵

  每一只拳头

  蓄满力量,复仇的怒火

  野马一样奔腾

  正是你,敢于

  吞饮弹片的人

  拒绝死亡

  又走进死亡

  你听到了

  从祖国飘来的

  声音,那么高,那么明亮

  那么亲切和深厚

  你吻着

  天空落下的泪水

  一如吻着

  失去的爱情

  母亲的好儿子

  你受难的日子

  已经结束

  你炸不烂的灵魂

  被沉痛的哀悼所浸润

  年年岁岁

  无数的人

  聚在一起

  驱逐你的寒冷

  你没有窗户的屋子

  就是你永远的家——

  有鸟来栖。

  第八节 埙:黄继光

  沿一路铜锈

  冲进硝烟

  你一如既往

  像婴孩忠诚母乳

  为多灾多难的民族

  你堵在战火的

  喷射口

  成为

  一扇铁铸的大门

  机枪将你打成

  筛子,使你的年龄

  森林一样

  难以确认

  你每一滴血

  都成为一颗呼啸的

  子弹

  捍卫每一寸土地

  你睡着的时候

  静默回到了祖国

  阳光剥去外壳

  你醒来,周围是

  另一些街道

  田野和星辰

  你抚摸

  祖国含铁的皮肤

  如此饥渴

  整个世界

  像一头小鹿

  在你的掌心跳跃

  自你去后

  死亡就降临到敌人

  所恐惧的

  马匹头上

  那个以你的

  名义命名的高地

  已被战友们夺回来

  通往和平的路上

  你宁愿

  做一只美丽的鸽子

  你被埋在

  你所热爱和保卫的

  泥土下

  风吹草动

  人们从大地

  搏动的经脉中

  感觉到你炸断的手

  仍然执着地

  伸出草丛

  发出矿石的轰鸣

  今天

  当你以雷电的方式

  引发

  一场目光雨

  我要走出书本

  到城市

  到乡村

  到一切有灰尘的地方

  接受你的冲洗

  并且

  谛听

  你有色的手语——

  青春无悔!

  第九节 缶:邱少云

  世界黑暗

  战争把你推向

  死亡的

  奠坛

  母亲站在河边

  想念你又不忍看见

  那水罐装满

  太多的东西

  沉重得

  叫人提不起来

  为保卫自由的矿藏

  为被玷污的

  河流洗去所有的

  耻辱

  你把刀制的葡萄

  握在胸口

  像握着露珠里

  闪亮的骨头

  比沉默还沉默

  烈火熊一样

  扑来

  你一动不动

  石头

  在燃烧中居住

  遗忘的情节

  崭新的诱惑

  钻石的月亮

  所有的痛苦

  沸水般向你涌来

  受伤的额头

  隽刻一道严峻的

  命令

  伴随火的方向

  你把耳朵贴在

  大地上

  从炮弹的缝隙

  从被粉碎的脚步声中

  你听见

  嘹亮的国旗在硝烟里

  升起

  掩体后面

  流动的时间到处传颂

  你的名字

  水诅咒着水

  火追逐着火

  当钢琴和小鸟

  当玫瑰和玛瑙摆在桌上

  如果问你要什么

  你就说:祖国

  疯火早已熄灭

  英雄啊

  你就是

  大地上最长的河流

  我要在你倒下的地方

  寻找一个小小的源头

  我要在你

  疲惫的脚下

  献上

  一束洁白的纸花——

  祝你安息

  第十节 筑:罗盛教

  让我尽快忘掉吧

  那寒冷的冰块

  板结的空气

  强大的哭泣

  那被虐杀的

  植皮和流泪的河

  河面上覆盖着

  狼牙的印痕

  覆盖着蜂房的基石和树上

  倒挂的冰柱

  我停下来

  从熟悉的书本中翻过

  从写有湖南新化县

  松山乡桐梓村的

  光荣处翻过

  我推开

  一堆陈旧的文字

  抒情滑到

  滑到成粗糙的血

  凝结

  在清晨未散的硝烟中

  不由自主

  我的手

  伸进那一天的光辉

  闭上眼睛

  感受伸进冰块中的黑夜

  感受从古老的

  村口出发

  再也不会回来

  一只被囚的鸟

  在远处拼命跳动

  让我忘掉这痛苦

  忘掉这幸福

  这冶炼的

  友谊

  让我忘掉

  这铅色的贫穷

  忘掉

  比海还宽的天空

  只是因为你的到来

  一种伟大的精神

  让瞬间的花

  开成了永恒的姿态

  1952年1月2日清晨

  正值隆冬季节

  你和战友宋惠云

  在河边练习投掷榴弹

  冰雪盖住河水

  4名朝鲜少年

  在栎沼河上

  滑冰

  忿怒的兀鹰

  一种不祥的预兆

  从草垛旁突然起飞

  仿佛一只铁蹄

  猛烈地撞击

  我的额头

  河面上

  充满杀气的羽毛和疾风

  扫荡倾斜的危险和乌沉发白的尘土

  看不见一只疾飞的飞禽

  看不见带着利爪的钩

  在四周埋伏

  只看见四个少年

  被自由放飞

  在危险地跳着舞蹈

  脚下

  就是暗藏的陷阱和刀口

  一个名叫崔莹的少年

  突然掉入冰窟

  情况万分危机

  你闻讯,脱掉衣服

  冲向出事地点

  零下20℃的严寒

  你纵身一跃

  冰河漆黑

  好一会,你浮出河面

  又钻进刺骨的水里

  落水的崔莹终于

  被托出水面

  不料“哗啦”一声

  冰面又塌了

  崔莹连人带冰

  再一次

  落入巨大的

  黑暗中

  你是铁打的么?

  我确信

  你不是

  的确不是

  你是活生生的人

  你的血液越流越缓

  你冻得发紫

  浑身打颤

  体力消耗殆尽

  但你仍以

  惊人的毅力

  再次潜入水中

  用最后的气力

  将崔莹顶出水面

  朝鲜的少年得救了

  但你却沉了下去

  献出21岁的宝贵的生命

  全村老百姓赶到河边

  噙着热泪

  将你安葬

  在村庄边的佛体洞山

  我知道

  如果炮火隆隆

  你一定会像一颗子弹

  冲在火焰的最前线

  你会用血肉之躯

  切开一条

  生命线

  用鲜血染红的旗帜

  让敌人闻风丧胆

  但你选择

  飞翔的方式

  与残酷的战火

  抵达

  同样的高度

  让我尽快忘掉吧

  那些重新覆盖的冰块

  在开放的空气

  平静的河面和消失的哭泣中

  我看见一个身体

  变成

  一千个身体,一万个身体

  我看见一个男人

  变成

  一千个男人,一万个男人

  我看见

  你在雨和夜的忧伤中

  在拔地而起的风暴中

  与英雄的雕像和沉重

  石块

  联在了一起

  而我,更希望

  你是活着的生命

  带着永不改变的乡音

  沿着洒满阳光的

  单纯的方向

  跟我回家

  第十一节 钹:欧阳海[1]

  如果可以

  你就拿走我的照机

  拿走我的书本

  甚至拿走我的头发

  拿走露珠和每天要用的水杯

  可是,你别拿走我

  刚刚摘来的康乃馨

  我要把它

  献给一个人

  一个只身推马的

  年轻的生命

  他沿着282的枕木

  一路北上就是北京

  可他停在了这里

  在吹起红旗的风里

  至今回响着

  他反复撞击的心跳声

  如果可以

  你就拿走我的眼睛

  因为牢记

  我不会轻易翻阅

  那一段历史

  每一次回顾

  都会看到同情的场景

  同样的震撼

  同样的悲痛

  世界静止

  那不顾一切

  冲锋的背影

  强烈撞击

  我的瞳仁

  一群山岚向湘江吹来

  满天雾气

  朦胧的大地

  那是当年的眼泪

  让我去哭一哭

  人民的英雄

  欧阳海,这个典型的

  男人的名字,我的兄弟

  1940年冬,你诞生

  在湘南桂阳县莲塘区

  一个叫老鸦窝村的贫农家里

  你的父母望着你

  愁容满面

  出生不久,你的哥哥

  就被抓去当了壮丁

  为保住全家唯一的劳动力

  父母给你取了个

  女孩的名字,欧阳玉蓉

  你从小男扮女妆

  像泥泞的野草

  艰难生长

  秋日的海滨

  你只有太阳的微笑

  却看不到这里的美丽

  看不到飞沫四溅的瀑布

  是怎样吸纳大地的气息

  在春天爱情的

  季节里

  人们需要你的微笑

  你就坐着或站着

  就像我心目中的恋人

  期待玫瑰的开放

  四周响起鸟儿飞过的

  温暖的问候

  因为你

  那些被悲伤偷走的人

  再也看不到悲伤

  那些被恐惧打垮的人

  再也看不到恐惧

  那些为逃避不幸而苦苦

  挣扎的人

  再也不用背井离乡

  你不会陷入

  迷失的乌云

  而不能自拔

  1963年11月18日早晨

  白雾茫茫

  细雨蒙蒙

  湘江东岸的

  群山之间

  长满红艳艳的枫叶

  一辆满载旅客的列车

  由衡阳北上

  风驰电掣地向前飞奔

  伴随着刺耳的

  汽笛声

  列车驶入了

  峡谷中

  一个急转弯的

  当口

  此时

  驻耒阳某部

  从野外拉练归来

  一队炮兵战士

  拉着驮炮的战马

  沿着铁路东侧,迎面走来

  突然

  一匹高大的战马

  驮着炮架

  被突如其来的火车

  惊吓住了

  它跨上轨道

  站在路轨中间

  纹丝不动

  列车以每小时30公里的

  速度

  向这匹战马冲来

  100米

  50米

  40米……

  车轮与铁轨惊恐地

  嘶叫着

  尖锐的摩擦声响彻山谷

  车厢剧烈地晃荡着

  一场灾难就要发生

  千钧一发之际

  你大喊一声

  冲了出来

  如猛虎下山

  用尽全力

  把战马推出轨道之外

  那是怎样的一种悲壮?

  在疯狂的海呼山啸

  冲洗葡萄藤和火山窜起的

  地段

  那是怎样的一种速度?

  在闪电以犁铧的锋芒

  切割故乡广袤的

  原野

  那是怎样的一种精神?

  在月亮散发着

  芬芳的地方

  暴风雨收回之前

  你留下一片棕榈

  闪亮雨露的全部

  一切重归于静

  你倒在了

  无情的车轮下

  列车上数百名惊慌的

  旅客

  急切地把头

  探出车窗

  周边的老百姓

  闻讯后

  纷纷从各个方向

  围了过来

  谁也无法想象

  那一刻

  你以怎样的勇气

  在茂盛的芳草上迈步

  你丈量清晨的阳光

  独自上升

  满脸熠熠

  你朝着天空的方向

  向上,向上

  那是灵魂升空的

  必经之途

  远方

  闪耀金属的亮度

  山脉如黛

  而更远处

  是春天的群山

  那不可接近的

  梦想的轨道

  火车安全地通过了

  在冲滑了300多米后

  停了下来

  你身受重伤

  倒在血泊里

  年仅23岁

  火车司机张世海

  失声痛哭

  “他救出了几百旅客的生命啊!”

  你用英雄壮举

  实践了自己的人生诺言

  “如果需要为共产主义的理想而牺牲,

  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

  也可以做到脸不变色心不跳。”

  太阳啊

  你不是拥有

  无所不能的光芒吗

  为何不能

  将人间的寒冷的黑夜驱赶?

  鹏鸟啊

  你不是拥有

  无穷无尽的

  欢乐的时辰吗

  为何不能

  让我的心里

  释放最后的忧伤?

  欧阳海

  亲 爱的兄弟,我的英雄

  在故乡的草垛前

  你回来了

  头顶已没有荆冠

  在村口的池塘前

  你回来了

  身上已没有汗渍

  在父母的坟堆前

  你回来了

  你的灵魂如此干净

  大片青草

  穿好衣服,遮盖你

  一如遮盖悲痛的泪水

  不久后的一天

  彭德怀元帅

  在成都新华书店

  买了一本《欧阳海之歌》

  日理万机的彭总

  竟一连读了三遍

  全书共444页

  他在148页上

  用红笔划了线

  写了批注的有80页

  共1833个字

  读到感人处

  还连连落泪

  每一处泪痕

  都有“烽火连三月”的悲怆啊

  那血色的根

  难道就是花卉的记忆?

  那风的颤抖

  难道就是木兰吹起的长笛?

  那命运的诅咒

  为何反复抽打着自己

  像雪一样

  任泪水淹没后来者的双眼?

  那是令人怀念的时代

  单纯,朝气,美好

  连草木都有牺牲的

  精神和奉献的勇气

  山鹰问

  那个年轻人哪里去了?

  所有的山鹰都知道

  都惊讶你义无反顾的意志

  母亲悲问

  我的儿子哪里去了?

  所有的母亲都知道

  都惊讶你视死如归的决心

  朋友问

  我的兄弟哪里去了?

  所有的朋友都知道

  都惊讶你慷慨赴难的勇气

  亲爱的朋友

  如果可以

  你就跟我去一趟

  欧阳海烈士纪念馆

  它坐落于衡东县的新塘镇

  自1967年对外开放以来

  它已经接待海内外

  参观者

  千百万人次

  感动的泪水

  能汇成一条河

  可现在

  这里有些冷漠

  我们的英雄

  早已被很多人忘记

  亲爱的朋友

  如果可以

  你来这个纪念馆

  瞻仰

  你摸摸雪

  看雪是不是热得发烫?

  你摸摸手

  看手是不是冻得发紫?

  你咬一口面包

  看面包是不是开始滴血?

  你凝望天空

  看天空是不是开始变白?

  亲爱的朋友

  这就是我来到这里

  我要探寻

  为什么生命如花

  死亡却不给人温暖

  它将面包涂上血液

  让悲伤

  在时间中反复稀释

  为什么天空阴云密布

  让雨水迟迟不下

  让乌云遮蔽蓝天

  那里本来

  就是艳阳高照啊

  亲爱的朋友

  如果可以,你可以拿走

  我一生的奖金

  拿走原本不多的智慧

  拿走鲜花

  拿走茅台和宝马

  但不要拿走我的诗歌

  英雄累了

  长眠地下

  但诗歌不会疲惫

  这里的水晶之钟

  永远都会长鸣不息

  今天

  2019年元宵节

  一年中第一个月圆的日子

  我来了

  怀着深深的感恩

  因为昨夜的悬崖

  你破梦而出

  用最初的光

  再一次把我拯救

  [1]鸣谢:本诗写作参考金敬迈《欧阳海之歌》一书,人民文学出版社1996年07月版




关键词:
相关文章
www.e0734.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国新网编号:4312010001 备案证书:湘ICP备12011513号-1
©Copyright 2009 中国衡阳新闻网. 电话/FAX:0734--8888053
主管主办:中共衡阳市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中国衡阳新闻网站 法律支持:湖南业达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