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新闻网
滚动新闻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雁城诗文 > 正文

李巧红|西藏,一首永远写不好的诗歌

2020-09-12 12:38:41  来源:衡阳新闻网  作者:李巧红
分享到:
 

从西藏回来有十来天了,一直想好好歌颂一下他,可每每提笔来书写时又怯怯下不了笔,我恨自己本来不是一个好的诗人。可人是有情感的动物,同时人也是善于表达情感的高级动物,令人迷恋的西藏应该分分钟就能给人以至深的感想,偏偏西藏就像一张无形巨大的网,把你困住,你无法逃脱,连情感也一丝一毫无法表露。

人一旦深陷于这种网的迷恋之中时,是很痛苦得难以自拔的。就像写一首诗歌,如果你总觉得无法清晰表达想要的意境与情感时,你是困惑的:有一秒你会觉得每一个字都是多余的,下一秒每一个字又都是缺失的。写不完、道不尽;解不清、释不然;参不透、悟不明,西藏,就是那一首永远也写不好的诗歌,没有合适的词牌、没有舒适的韵脚,没有恰当的词藻,有的只是拼凑的、平白的、散碎的字符,或许西藏本来就不是用来写的,万千年来,他就雄伟傲然地、一动不动地矗立在那里,等着你去品读。一千个你,看完后就有一千零一个印象,还有一个只属于西藏自己。

西藏是一个地方,远远地藏在西边;也深深地藏在心底。每一个来到西藏的人,都好像是被一种无形力量在召唤,是雅鲁藏布江的诱惑?亦或是青藏高原的呼喊……内心都怀揣着一种渴望,似乎都想寻找些什么,可谁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想寻找的又是什么?心里却又清晰地知道自己不仅仅只是为了风景而来,还为原本的赤裸裸真实的自己。在西藏你可以毫无顾忌地卸去所有伪装的面纱,回到最原始最本初的自己;你可以放任地让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信马由缰地驰骋,暂时抛却红尘中的凡俗杂念,让自己只为自己而随心所欲地活着。我不知道是什么让我有了这种感受,应该是极度缺氧后头脑一片纯洁的空白。当你也站在那样触手可及的天地之间、冰清圣洁的雪峰眼前,当你也面对着安宁静谧的一马平川、欢喜雀跃的峡谷溪落时,所有的苦难与疼痛都会变得那么的渺小,所谓的红尘恩怨是非都会变得不值得提及,剩下的只有直白单纯的想要活下来的原始要求,空气、阳光和水就足够了。

走进西藏,便走进了感触。在四川通往拉萨的318国道上,每天都可以看见许多向着拉萨方向磕长头朝拜的人,他们在真真实实地践行着自己的信仰。对于他们而言,到了拉萨就到了取经的西天,途径过的一切艰难困苦都是为了换来亲临圣地的功德圆满。红尘中的烦恼忧愁在他们一步一叩首之间渐渐地消失;人世间的生老病死在他们无数个等身长磕头之间早已被忘掉。形形色色的游客、各式各样的汽车,从他们身边匆忙而过,他们依旧心无旁骛地无数次站起、趴下又站起、趴下,虔诚地向着心中的圣地一步一步地前进着。我们在车上拍照,他们站起身面带微笑地向我们招手,我无法忘记他们蒙满灰尘的脸上,宁静的笑容里蕴含着的那份满足,和坚定的、不容侵犯的刚强。原本,我们彼此之间都无法理解对方生存的意义,而我总是在感触之余,对他们又多了深深的敬意。在我看来,藏民对神灵的敬畏,应该不仅仅只是对神灵,而是包涵着许多对自然,对未知的世界的敬畏。因为只有在那一片土地上生长的人,才真正地懂得自然、天地之间的和谐与神圣是不可侵犯的。

走进西藏,便走进了感动;在西藏的每一天,都会被感动。这种感动不仅仅来自于西藏独有的风景,洁净的天空和淳朴的人群,而更多的是来自于自己的内心深处。有一种被掩藏了很久的情感,一种悲壮的情怀,常常会不由自主地涌出。我想那应该是对生命与自然的敬畏之情吧。雅鲁藏布江脚下、南迦巴瓦峰当前,你总是会冷不防地被煽情、被感动、被征服。或骚动不安、或狂喜不已、或情不自禁……在触手可摸到天的东达山顶、在一望无际的藏北大草原、在汹涌澎湃的金沙江崖壁、在五彩斑斓的羊卓雍措边,你突然就彻底地看清了自己的位置,真正地明白了生命的渺小,自然的博大,宇宙的浩瀚。在看过浩瀚无边的星河,天地相接的雪峰,渺无人烟的旷野,你就会彻底地被征服:此刻的你只是某曲某措、某山某河跟前的一颗尘土,没有身份、没有情感、没有理想,只能随波逐流得随喜赞叹的随遇而安。

走进西藏,便走进了感悟。人类许多的苦难或许都来自我们自身的肤浅和对自然的藐视吧?我们没有像藏民一样匍匐在地,我们就无法看见人间的苦难,我们没有像藏民一样怀揣着信仰升起经幡,堆起玛尼堆,我们就不会拥有淡然掠过尘世的那抹宠辱不惊的目光。在风雨兼程赶到业拉山口,当咧咧的山风吹开已是薄纱般的乌云,瞬间祥光拱曲成迷人的彩虹,垭口对面的山峰呈现出日照金山的奇观,我欣喜若狂地手足无措,观景台前被吹起白色的哈达是最好答谢的礼物;在布达拉宫前的药王山上,总有一群虔诚的人们,在太阳还没有升起的凌晨四五点钟,跪坐在地上,默默地注视着布达拉宫,静静地期待着日出的光芒照耀着圣宫。就为那金色的那一刻,我也同他们等着,两个小时后,我如同获得奇珍异宝般的满足地热泪盈眶,阳光从来不会吝啬地洒遍人间每个角落;在雅鲁赞布江边,当我卑微地站在南迦巴瓦峰下,有风吹过达林村金黄色的青稞穗芒,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瞬间被莫名的踏实感充实地填满。那些所谓的雄心抱负早已低微到无处可寻、功成名就早已被排斥到千里之外。在这个星球上,我们在理所当然地掠夺着自然万物,满心贪婪地满足着眼前私利,自以为是地掌管着地球一切,其实在这些时刻,人类文明显得是那么的一文不值!山河不语、星月默然,我们该思索过去的所作所为,该珍惜现在的所有所得,该成就将来的所向所往。

西藏,连同他所包涵的山川河流,随时随地都在教化着我们。忘掉烦恼与痛苦吧,它们本来就不值一提;卸下虚假与伪装吧,做回原本的自己才会真正的舒心快乐;抛下名利欲望吧,因为除了生死以外,其他都是小事。那一刻在布达拉宫,我好想让自己也融入人群和藏民一起行走叩头,我也好想在自己的心里为自己树一个不灭的信念与信仰,但我知道,对于西藏,我只能是一个过客,而对于信仰,则是永远无法抵达的梦想。在心中:我迷恋着然乌湖水流经过的山间小田园,我惊叹着荡气回肠的怒江七十二拐,我仰慕着念青唐古拉山与纳木错的爱情传说……我想把他们一一都写出来,可是等我回到了生我养我的湖南,深深地吸足了氧气后,我果断地放弃了这种念想。是啊,纵使我熟读了唐诗宋词,唤醒来李白杜甫,西藏,就是一首永远都写不好的诗歌!

作者简介:

李巧红,男,字不红,自由撰稿人,1980年出生于湖南衡南,2003年毕业于衡阳师范学院外文系。现任衡阳市职业中专学校英文教师。喜爱中英文学,酷爱诗词创作,作品多见于网络平台;喜欢品阅心仪的书,以笨拙之笔书写真情实感,用每一份感动收藏点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