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新闻网
滚动新闻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雁城诗文 > 正文:

郭林春丨碎梦慢养(第三十五章)

2021-08-19 10:05:44  来源:中国衡阳新闻网  作者:郭林春
分享到:
 

碎梦慢养 头图.png

第三十五章

 

清桂走了一脚很好的夫人外交棋,秋风投资的八千万缓解了工程的资金压力,也缓解了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春娥也主动将自己的一千多万投到公司。公司起死回生。

新沙方面急需救火,清桂不得不单刀赴会。他把各位建筑商请来,办了几桌,谁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酒足饭饱,清桂已酩酊大醉,他说:市场低迷,各位老板都耍了很久,一定耍得很无聊,我给大家找点事做,从这个月起,各个工地全部开工!

开工?房子积压,市场低迷,你还敢叫我们开工?

我们就要在别人下马时,我们上马,抢抓时间,搞他几十栋出来。清桂说。

你是不是玩疯了?建房不是堆积木,你得慎重决策!

我绝对是慎重的。熊市已拖了几年,牛市还会远吗?中国经济的全面提速,预示着房地产市场的春天就要来临。你们只管大胆地干,原材料也可以大批量的抢货。

你敢担这个风险?

不敢担风险,不敢大胆决策,算什么企业家?清桂习惯性地拍着胸脯。

你的资金从哪里来?

那当然从各位老板的金库里来。清桂笑着说:你们想想,钱放着不用,能生钱吗?不能!但你们这个时候买钢材、水泥,上项目,价格便宜将近一半,这不等于你们赚了百分之五十,不是让你们的钱去生钱吗?

你真会打算盘,抓着别人的脑袋去摇,自己却一毛不拔!

我采用的是孔明借箭,但受益的是你们。至于工程预付款,我先付一部分。丑话说在前,你们中间谁不愿意干的可以走人,别占着茅坑不拉屎。清桂说。

干就干!白纸黑字,我们还怕你不成!一个个把杯子碰得嗑嗑响。

清桂话说得响,酒也喝得猛。他灌醉了,被人送进医院抢救。大家急得要死,他仍在胡说八道:干!谁不干是龟孙子,干!

 

10、郭林春诗书法《公仆言志》.jpg

郭林春诗书法《公仆言志》

 

离开新沙一些日子了,清桂走进公司,只见员工打的打牌,玩的玩游戏,韩月芝和几个姐妹上街去了,还找不到人。清点人数时,居然少了一半。他派人找回韩月芝,黑着脸说:是不是不想干了?

韩月芝不仅不认错,反而说气话:我早就不想干了,今天就走行吗?

你走,现在就走!

韩月芝头也不回,就往门外冲。几个姐妹追上去,一把拖住她:你不能走,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大家七嘴八舌,有的说:你是老总的心肝宝贝,老总的红人,怎么能喊走就走?

你们别胡说八道,我是什么心肝宝贝,人家的心肝宝贝是白灵,我算哪路人,只是他的走狗、出气筒而已!韩月芝生气地说。

这么多年,老总批评过你吗,在你面前连大声说话都没有。现在市场不景气,老总心里着急,回到公司找不到人,他能不生气?

你们以为没挨骂,没听到大声训斥,就不受气?

大家都知道韩月芝心里窝着火,她是在生白灵的气。

清桂向韩月芝走过来,她却哭着跑走了。

女人一哭,清桂的心就软了。他已摸透了这个女人的脾气,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太重,对不起她。

清桂派人照顾韩月芝,自己也放下架子去看她,韩月芝仍对他不理不睬。

清桂站了一会儿,知道韩月芝还在气头上,转身走了。他一边走一边想,韩月芝在公司算是有功之臣,是自己的贴身小棉袄,但对这种心地高远,不容易满足的女人,绝不能太迁就。女人的脾气是斗出来的,乡下的蛮子男人,对女人的教育就是打骂,乡下的女人仍然摆脱不了男人的棍棒和拳脚。其实,蛮子男人是愚蠢的,越打女人就越不听你的,打是驯服不了女人的。

清桂觉得对韩月芝应该冷处理,留点时间和空间让她自己去想,想通了也就没事了。

清桂叫一帮子人查账、查销售记录,找人谈话,就是不找韩月芝。韩月芝心里窝火,她想离开公司,自己去闯天下,可往哪里走呢?

清桂把村里的会计石头从乡下调到城里来,大家不知道他玩什么把戏。

清桂找石头谈话,他说:石头,你还是单身一人,想不想女人?

石头说:老总,我已三十好几了,能不想女人吗?

给你找一个城里女人,好吗?清桂笑着说。

老总,你别取笑我,农村女人都找不到,哪敢想城里女人?

 

11、郭林春水彩画《眺望》.jpg

郭林春水彩画《眺望》

 

你说你想不想城里女人?

想,城里女人又嫩又娇,谁不想?可我没有经济实力,爹妈生病住院治病,加上给二老办后事,欠了一屁股的债,哪有资格去想女人,更别说城里女人了!

石头,娶女人要有经济实力,更要有追女人的底气、勇气和本事,要靠你死皮赖脸去追、去缠,方能赢得女人的心。

石头笑着点头,像鸡啄米一样,他说:就像大叔追白灵阿姨那样,对不?

你这小子,老子教你追女人的方法,你倒笑话老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我交给你三个任务。第一个任务,你去买两身像样的衣服。

清桂叫来两个女孩,要她们带石头上街买衣服。

石头穿上新衣,然后去理了头发,恭恭敬敬站在清桂面前。

哟,真是人凭衣裳马凭鞍,石头打扮出来还是个帅哥呢!不过,你还得有点男人的底气和气质。清桂笑着说。

怎样做才能有底气和气质?石头急着问。

当一个小鸟依人的城里女人出现在你面前,你该怎样做,才能留给她很好的第一印象?清桂问。

我抬头挺胸,主动迎上去,说一声,您好,认识您很高兴,然后给她倒杯开水。石头红着脸说。

清桂笑着说:不错,这就是底气和礼貌。如果你畏首畏尾,胆怯得看都不敢正面去看,你追得到城里的漂亮女人吗?

追城里女人只需要这点本事就行了?

当然不只是这一点啦!还得有气质、有修养,要大气。

石头傻笑着,摸着头问:那气质、修养和大气,你能教我两招吗?

这些嘛,不是舞棍耍拳,两招哪能教会?清桂笑着说:碎梦慢养,知识、修养、气质的修炼是一辈子的事,既要从书本上学,也靠生活中慢养。

谢谢您的教诲,您是我的再生父母。石头跪下给清桂叩头。

清桂赶紧扶起石头:男人膝下有黄金,不能动不动就下跪。男人得抬头挺胸,要有底气又不能太小气。

您说的这个我也懂点,就是陪女人上街不能太小气,得装作大方一点,主动买单,哪怕没几个钱也要打肿脸充胖子,是吗?石头傻傻地问。

是这个理,但这中间的学问还深着呢!

您给我介绍的女人是谁,能不能现在跟她见一面,别逗我干着急。

急什么,是你的跑不掉,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清桂笑着说。

一个漂亮女孩拿着文件夹进来,石头心跳起来,眼睛慌张地盯着人家。女孩走了,石头扭过头盯着女孩的背影看。

看着石头的傻样子,清桂哈哈笑了几声:看你这样子,底气还不够吧!

石头不好意思地摸摸头问:大叔,你给我的第二个任务是什么?

你站起来走几步,让我看看是否胜任第二个任务。

石头站起来 ,昂首、挺胸、迈着大步,立正站在清桂面前,模仿军人行了个礼:报告首长,石头向您报告,请下达任务!

清桂端详着石,笑着说:还行,我现在任命你担任苦竹集团新沙分公司副总经理,好好干吧!

保证完成任务,请首长放心!石头又来个立正。

好,坐下!石头不敢坐,他说,我不敢与老总平起平坐,还是站着好。

清桂笑着说:当了副总就要有副总的派头。

您说的是真的,不是拿我耍宝?

当然是真的,我要你来新沙,就是让你协助老总把新沙公司的工作管好、干好,懂吗?追女人是你的另一个任务。

那就是我的第三个任务,对吗?

你小子还算机灵。

听老总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跟老总在一起,让我变得灵气了。

你这小子也学会吹牛拍马了,行!清桂说:在工作中多用心、用脑,别因为追女人而丧志,知道吗?给你安排住在韩月芝楼下,好好收拾一下,别弄得像个狗窝。

 

12、郭林春水墨画《醉在山水间》.jpg

郭林春水墨画《醉在山水间》

 

韩月芝?她在这里?

听说你给她写过信?

石头点了点头。

你还想追她?

石头说:我做梦都想她。

看不出你还是个阄牯!走,现在就带你去见韩月芝。

清桂领着石头站在韩月芝面前,韩月芝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一个冷落了好多天、很傲、很牛的男人,像幽灵一样出现在眼前。

清桂说:对不起,这些日子很忙,没过来看你,更没时间管你。我现在请来一个人,让他协助你一起管理公司,还想让他来照顾你。

石头脸红了,走近韩月芝,腼腆地说:您好,我叫石头,很高兴与你在一起。

韩月芝笑起来:看你这么一本正经的,我们又不是初次相识。

清桂笑起来:别怪,他还是第一次相亲。

相亲?跟谁相亲?韩月芝疑惑地问。

我把石头从苦竹坳调来,任命他为副总经理,分管财务,你当总经理,你看行吗?

你怎么出奇不意走了这么一脚棋?韩月芝盯着打扮得像新郎官一样的石头,感觉他不像乡下那个石头,竟然也是一个高高大大、英俊潇洒的男人。

清桂说:石头现在还单身一人,他说做梦都在想你、追你,我想做这个红娘,不知道这个皮短裤我能否穿?送皮短裤和猪头,是湘南农村的谢媒礼物。

石头盯着韩月芝,傻傻地说:我真的想你,想你好多年了。

老总,你就这样把我卖了?韩月芝红着脸说。

不是卖你,而是嫁女,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清桂笑嘻嘻地说:你这么好的姑娘,我不能让你随便嫁一个人。

三个人都笑了。石头走近韩月芝,大胆又不失风度地说:有老总给我壮胆,给我们当红娘,我可以大胆地追你了,行吗?

韩月芝看了看清桂,又看了看石头,没有说话,却往石头身边走过去。

清桂突然有种空荡荡的感觉,像一块石头落了地,又像石头撞了一下心头,是得意还是失意,他说不出滋味。

经过周密又痛苦的决策,清桂对新沙公司管理层进行了调整。他在管理人员大会上说:为了让公司做大做强,做出名牌,做出人气,经与集团公司领导层商议,决定作出如下三项改革,一是改革运作机制,我辞去新沙公司的总经理,由韩月芝同志接任总经理,石头同志任副总经理,分管财务和内务,同时对公司进行整顿,裁减公司职员,充实一线力量,并决定引进香港物业管理和销售人员队伍,实行有奖销售;二是改革分配机制,将名为我个人的公司改为出资人的股份有限公司,有钱的可以出钱,有技术的可以按技术入股分红,公司员工按贡献大小、业绩多少持股,让每个人的潜力都能得到充分挖掘出来,让每个人的能量都能最大的释放出来;三是创造品牌机制,公司要内强素质,外树形象,人人都是公司的形象大使。要树立品牌意识,人人都要为创立品牌动脑筋,想办法,出力气,要换思想,换脑子,否则就换人!

清桂的讲话赢得了长时间的掌声,人人心里有动力,也有压力,更多的人在盯着韩月芝和石头,等待他们唱响这出戏。

从不见新闻记者的清桂,和他们在一起吃吃喝喝,唱歌跳舞,一起玩牌,一起喝茶。

从不把钱花在新闻报刊上的清桂,一次签下了百万元的广告合同,做起了企业形象广告。清桂和他的公司上了大报、小报、电视。

清桂一夜走红,让人为这个一字不识的农民和他的女人乍舌,也为他的业绩乍舌。新沙公司的楼盘也因销售策略的调整和一群帅哥靓妹的到来,销售和人气天天见涨。一些不买房的,也坐着公司的林肯看房车,在山水洲城之间闲逛,游乐……

郭林春 个人简介.png

精神的守望者

——浅析郭林春诗歌中的人文关怀

贾丽萍

 

关键词:自然;乡土;城市文明;精神家园;人文关怀

 

《尚书·尧典》:“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诗歌是一种具有强烈感人魅力的文学艺术作品,是作者情感的真实表述,是对作者良知的拷问和灵魂的正视,也是作者思想倾向与真实描写、个体认识性与社会价值性的完美统一。

郭林春作为一位在农村成长,后又进入城市生活的诗人,他用心灵去抒写了一个特定时代的乡土与城市文化。他用自然朴实的风格,描绘出乡土最朴实的本真,诚挚而不事雕琢,善良而平和。平静而无繁杂的喧嚣,美丽而没有惊天动地的平淡,这就是人类精神家园中古老的幸福。

品读郭林春的诗集《在半空中荡秋千》,你会发现,现实主义的人文关怀犹如一条绵绵永续的碧溪,流贯于他的所有诗行之间。他以自己超乎常人的敏锐,以自己悲天悯人的情怀,用自己诗的追寻来承担和蕴含整个人类的终极关怀,并且在这个精神荒芜的时代将自己的沉思与眷顾注入到每一个个体生命之中,去洞见生存的意义和尺度。郭林春诗歌的人文关怀是他用诗歌的方式来寻求和记录平淡生活中的美,守望自然、乡村的美好和记录城市的污浊与压抑,用诗歌去回忆乡土最朴实本真的山水美、人情美,以此唤醒城市中那些被金钱、地位、身份所异化的人们,改变城市中逐渐物质化、欲望化的精神追求,拯救逐渐扭曲、异化、荒芜的精神家园,追求与回归自然,守住精神家园的那份纯真、那份质朴。

 

一、关注自然,守望乡土

郭林春出生在湖南常宁县洋泉的石牛湾村,那儿山清水秀,有着浓郁的山乡风情。这样的生活环境和生活经历,使他和大自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对山乡农民的命运有着深切感受。郭林春诗集中收录了很多描写自然、乡村的诗歌,他用自然主义与现实主义的叙述、融汇浪漫主义的抒情的创作方法,使得诗句在字里行间渗透浓郁的生活气息和浪漫情怀,指手可触的景象、凸现的审美趋向、纯朴的缤彩意境,都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和朴实自然之美。读这些诗歌,感觉有一种溯水而歌、沐月行吟的逸致闲情,有一种向往田园,回归故土的返朴归真。在这里,似乎能用谛听到穿越千山万水传递过来的故乡的声音,勾起内心深处关于故土和家园的回想,其间的人文情怀似乎让我们回到了渴慕已久的精神家园。我们从中也可以解读出一种难得的平民意识的文化关照,一种现实主义的人文关怀精神。

郭林春的诗,意象都显得纯朴清新。有描写对自然季节的热爱的《冬季的约定》、《相遇春天》、《爱的季节》等,也有对西北风、冰花、雨、高山、银杏、落叶、大树等自然景物的描绘的《西北风》《八月冰花》《听雨》《喊山》《晚秋的银杏》《落叶》《千年一棵树》。不管是写自然季节还是写自然景物,每一篇除了直接描写事物的特征外,无不包含了诗人对纯真自然的赞美,也渗透着诗人深深的人文关怀。“穿过那条曲折的小道/你就可以与春天相遇/找到生机,找到一个诗意的居住”(《相遇春天》)[1]用一种清新的语言,用“花海”“柳絮”这些春天的景物让读者徜徉在春天童话中,看到春天的希望,看到生活的美。虽然在冬季那“没有河流”、“干涩的土地上”,日子是“缓缓地爬行”,但我们有《冬季的约定》,有着“青春的激情与梦想”,“麓峰”也“不再是人生的终点”。这是诗人对那些在校园里成长的孩子们的期望,对那些大山里孩子们成长的关注,对他们的关怀。《喊山》带着南方特有的山乡文化,写出了清晨雾气中山的羞涩,也写出山里人的豪情,喊山“喊出了山里汉子的豪情/喊出一帧山村的风景/那山,那雾/那人,那景……/塑成一幅山与人的雕像/喊出一个个崭新世界的黎明”。《千年一棵树》明里写千年古树品性与人生、辉煌与奉献,实际写的是千年来人类的品性和人生的塑造、对人类辉煌历史和无私贡献精神的赞美,“树”就是“人”。西北风“肆虐着,大西北/黄沙,张开血盆大嘴/咀嚼绿色的草地”,《西北风》对大西北的“肆虐”,让作者深深的揪心,风越强,人遭受的灾难越大,一种对西北人的关怀情愫在诗人心里流淌,在诗行间穿梭。

诗人自己也说过,他喜欢大自然,一生钟爱乡村的山与水,钟情于大自然近距离对话,即使后来进城工作,不能天天跟大自然近距离接触,但只要一踏进那鸡鸣狗叫的田舍,心中所有的烦恼与不快就会烟消云散。诗人喜欢大自然,自然不仅给了他诗意的语言,也给了他创作的感性和灵动的思绪。[2]

他钟爱自然,更钟爱故乡那片田舍,那个乡村,即使身在城市,也时刻回望那片乡土,关注那片土地上的人。郭林春的乡土诗,清纯、深情而富有爱心及人文关怀,抒发着一种乡土情深的眷眷之情,吟唱出一首首悠扬的田园情歌。对脚下的那片土地,对土地上的庄稼,对在庄稼地里躬耕的父老乡亲,诗人总是一往情深,一咏三叹,令人伤怀。《老屋》《玉米林》《守望岁月》《远方,有我的母亲》哪一首不是散发着泥土和芬芳,倾注着诗人对那片乡土的钟情、对那篇土地的关注,对那土地上生活的人的生存的关注。每当读到诗歌中出现的“老屋”、“麦苗”、“水田”、“稻田”、“土地”、“牛犊”、“母亲”、“爷爷”和“奶奶”这些词汇,也都能让我想起故乡,想起故乡的田野,想起田野里庄稼发出的声音和泥土深处的细语,感受到乡野弥漫着稻香的风和自由的清新的空气,感受到一个有别于城市喧嚣的全新的世界。《老屋》“面孔斑驳/和风雨一起/从白花花的胡须里/渐渐拉长拉黑/拉出烟管里/一段最古老的故事/一段久违的乡情”,诗人对故乡的思念是就那“斑驳”的老屋,这思念寄托在爷爷“烟管”,陪着童年“窗前那盆野菊花”“睡了又醒”“开了又谢”。“老屋”把“梦一个一个养大/送出山外/驼背弯腰/独自守住大山/守住一份/不曾承诺的岁月”。“老屋”实际上写的就是乡村那朴实的老农民,他将希望将孩子们送出大山,只独自留守那精神的家园。诗人的感情透着隐隐的忧郁,对生命的关注和关爱也是明显的、深刻的,诗人对乡土上的人的关注不仅仅是孩子,还包括在那山村土地上劳动和生活的人们,他们的痛苦比微风轻,他们的幸福简单而单纯。这些生活在乡土上的人,享受到的是一种有差距的幸福。诗人歌唱这些幸福,正是对现实社会灵魂物质化、人性金钱化的讽刺。诗歌虽然写的是这些落后人民,关怀他们生存、生命,骨子却透出对世俗人情的人文关怀与关注。诗人对故乡山村农民的解读和理解,有着独到的体验,也只有深入泥土,才能读懂他们。

但最能体现诗人对乡土的思念,对乡土的记忆,对乡土的那份深情的还是《守望岁月》。《守望岁月》守望的是乡土,是家园,是过去的那份记忆,那份沧桑岁月。它通过记忆里爷爷的“烟管”和“大衣”、奶奶的“纺车”和“花棉袄”、“发黄”的老屋、“抽穗”的麦苗、“青蛙骚动”的水田和几个乡土场景的描绘,构筑了一种令人惆怅的意象——土地的古老,岁月的漫长,希望的渺茫,信念的执著。在那片乡土上,尽管生活是艰苦的,但精神却是乐观的。“老屋一如昨日发黄的书页/轻轻翻读/久违了的亲切/携着米酒/猛然间醉了/窗外探身而看的那片竹叶”朴实的诗意的话语,让我们深深感受到诗人对乡土的深情,一湖如月光漫溢的乡愁潮湿了读者的心房。“树/在寻到根的地方/安身立命/鸟/在找到窝的地方/春种秋收/脚/在轻轻地靠近/心/在咚咚地跳动”,诗人在外,就像没有根的浮萍,在水上飘摇,因为诗人的根在乡土,在那片生他养他的山村里。诗中对人情、世事的本质化理解,带着浓郁的乡土味,又有深切的人文关怀。在时间流失的岁月中我们永远没有自己的故乡,郭林春在这里追问的,就是在时间的长河中人的生存之根及生存意义何在的问题。“黑狗守候在村前/默默地/守望着离家出走的牛犊/什么时候/才能从远方归来/没有他/稻田的诗行/一片苍白”,故乡等待着外出游子的归来,外出的游子又何尝不是心牵着那片乡土呢,“想起麦苗抽穗的声音/就想起那个春夜/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青蛙爬在水田里骚乱地抽动/你的呼吸/如同那晚从山沟里吹来的风/时缓时急”。这样雅致的乡土叙事源于诗人对乡村生活气息的独特体悟,浓郁的乡土气息,清闲灵动,来自田园而又穿越稻田的诗行,其思想的麦芒直刺灵魂深处,有一种活泼的喜悦,又有一种淡淡的忧伤。诗人在乡土之外,与袅袅炊烟默默守望,守望着那段记忆,守望着那片精神的家园。

“一日又一日/一年复一年/守望岁月/守望家园/守望沧桑”。《守望岁月》,仿佛是无限期延长的禁锢与绝望,对过去的记忆,尤其是历史的记忆的追望和忧伤,占了诗人意识大部分的涌动。著名的诗歌评论家、诗人叶维廉曾说:“诗人……在时间的激流中抓住一些记忆的断片来持护他在离散文化空间中的忧惧。记忆是一种相生相克的东西,它既是一种囚禁,对流离在外的人是一种精神的压力,严重的时候,可以使人彷徨、迷失到精神错乱,但记忆也是一种维护生存意义的力量,发挥到极致时,还可以成为一种解放。”[3]诗人用记忆重新拼合为一个完整的诗的世界来抗拒精神家园的荒芜,历史的流失。他用自己对乡土的记忆,守望住心底那片淳朴美好的精神家园,给予自己生存的意义。用记忆的抒写来挽回历史文化的流失,精神家园的荒芜。

在中国传统的艺术中,“乡土”始终作为一个底蕴丰厚的概念存在着。恋乡、思乡、寻乡、归乡等,是深层的心灵指向,也是艺术活动中经久不衰的命题,包括乡愿、乡怨、乡愁在内,都表明人们与自己的乡土既生息所依,又灵性所系,是根性的存在,也可以称之为一个具有普遍意义的“情结”。郭林春的乡土诗歌在恋乡、思乡、寻乡中,别有洞天,独具魅力。对故乡美的赞叹,不是抽象、空洞的歌咏,而是捕捉、描写许多富有山野情趣的生活细节,用记忆的叙述,通过活灵活现的生活原态,来展现故乡的山水美、人情美,让这种美变得可感可知,可亲可近。

郭林春不是山水诗人,也不是失意的政治家。他诗歌中热爱的自然景色是景色中的灵魂,是风景中大自然生命的呼吸,他把它作为一个人类的秘密一样去爱。自然在他的笔下呈现出与众不同的气息。而那个山村、那片乡土是他的血肉和生命,是他的精神家园。他用自己的诗歌关注着纯真的自然、守望着那片精神的家园。

 

二、对城市文明的批判

郭林春生长于乡村,在长大后因工作而生活在繁华的城市中,城市成了他的第二个家园。在这种人工造就的空间中,郭林春既感受到了人类力量的雄奇伟大和“物质乌托邦”所带来对于“现代生活”梦想和与传统截然不同的美感体验,也感受到了现代性所具有的那些负面的因素以及人性深处的罪恶与卑琐。他内心深处那难以割舍的乡土情怀开始逐渐扩大,他的灵魂徘徊在城市与乡土之间,飘荡着,迷茫着,寻觅着,总在不自觉中将乡土的自由淳朴和城市的压抑污浊作对比,看到了城市人那种物质化、欲望化的精神追求,对城市人心中逐渐扭曲、荒芜的精神家园进行了反思。城市精神家园的荒芜给了郭林春无限的寂寞和孤独,这种孤独痛苦成就了他作为诗人的存在。因此“对城市文明的批判”成了他诗歌的另一个主题。

对于一个在乡村出生成长的城市人,城市的压抑和冰冷,让诗人更加怀念那片乡土,乡土成了诗人一个难以割舍的遥远的梦。乡村的柔软与灵动,凸显了城市的坚硬;乡土的山水田园、花草树木、淳朴的乡人,让城市里钢筋水泥构筑的方块空间和人情世态显得更加的压抑和冰冷。叶维廉在其《中国诗学》中提到:“随着现代性的追寻而起的现代城市,不但把‘自然’变成‘一座大病院’,而且把春天变成一个‘逻辑病者的春天’,都是把自然边缘化,而且把作为自然体的人异化。”[4]郭林春通过自己的诗歌,记录城市的压抑与冰冷,记录城市人精神的空洞,以此批判这个扭曲、异化的精神世界。在他这部诗集中收录了他关于城市文明的许多诗歌,比如《十九层楼上的心跳》、《午夜的电梯》、《城市的那张水泥床》、《霓虹灯下酒吧女》、《广场》、《电棍之歌》、《站台》、《虚症》(组诗)等,还有其关于城市与乡村的对比思考诗作如《无序的思绪》、《亲人梦》、《三月》等。郭林春是一个以充分现代的哲学和诗学意识为思想支撑的诗人,他对生命和人类充满着人文关怀,在他的诗中,经常关注着对现代城市中生命现象的压抑的深切忧患和对第三自然的追求。

《十九层楼上的心跳》这首诗,郭林春用诗人的情绪,诗人的感觉,诗人的良知与诗人的思考去面对与感悟城市。于是城市成了积木,“美妙的外衣背后,吞吐着黑油油的煤渣与废气”;人成了蚂蚁,“匆匆或是踽踽爬行”,“渺小”、“恐惧”,“如此脆弱”;车成了比目鱼和黑狗熊,“车来了,一群比目鱼/车去了,一群黑狗熊/车来车往,比目鱼与黑狗熊的谈话无始无终”。在《城市的那张水泥床》中,诗人也发出质问“你的归宿在哪”?“你得到归宿是那张/白天躺过污脏的碗筷/和半老半嫩的红砖的水泥床”。他对城市生活的解读,对城市文明的批判,似乎是以往诗歌所未见。他用诗歌向我们提出了一个人与城市和诗与城市的命题。城市空气的污浊,连上帝都情愿“踩在云朵上吟诗”也不愿“坐在豪华的咖啡厅里弹琴”;“无数双眼睛在城市上空闪烁,晶莹或是暗淡得充满忧伤”;“搅拌机沉重的呼噜,崩溃你放飞雄鹰的路线”;“悬空的尘灰,把你的本来面目还原给山沟”;“水泥床支撑的空间,弥漫了铁锈的侵蚀”,这些是诗人对城市中人类生存环境的披露。城市中的人类显得那么“渺小”、“恐惧”与“脆弱”,而在这十九层楼上的也没有“架往天堂的梯子”,只有“伸向虚无的巨手”“在你胸口,张牙舞爪”。诗人在这些诗中寄托了对人类生命的思考和生存的担忧,这样一个完全物质化的世界,精神的家园已经逐渐荒芜。这是对城市文明的批判,也同时表达了诗人一种深切的忧患意识和人文关怀。

《霓虹灯下酒吧女》和组诗《虚症》更是将诗人对城市底层平民的关怀和对欲望化、异化的城市人的性格和精神的批判描写的淋漓尽致。

郭林春诗歌所具有的社会意义,是对小人物生命状态的呈现,对人类生存环境的切实关注。霓虹灯下的酒吧女“玉荷一样,亭亭玉立”,为了生活却要无视“城市”这条“色狼”,尽职的说着“先生,请进”、“先生,走好”,“笑得满脸疲倦有气无力”,秋波盈盈的体态,也被时间“雕刻成一尊冰冷的塑像”,年复一年的重复着这种“麻木”和“感伤”,直到青春逝去。离开时,才发觉“这个城市从来没容纳你这个人,接受的只是那具没有血肉的模特”。这就是打工者的命运,这就是他们的生存空间,他们卑微的生命流连于城市中,贫穷让他们的尊严受到践踏,哪里是他们的家园,哪里能给他们温饱,然后是人的哪怕一点点的自尊。这首诗写出了打工的酒吧女生活的艰辛和无趣,他们没有一个精神的追求目标,精神完全是一个空洞,只是一具只剩肉体的躯壳。她们甚至从来没有被生活接纳过,这是底层人民生活的困苦和精神的匮乏。诗人对底层人民人生和精神的关注,让我们看到了他身上所折射出的“人间大爱”,一种人文关怀精神。

而组诗《虚证》,则呈现出另一种审美指向。错位、反讽、调侃、变形等表现手法的运用,使其具有了后现代诗歌的某些特征,写出了城市文明下人们性格和精神的欲望化和异化。诗人一改以外的清新风格,用诙谐幽默的语言为我们构筑了一个欲望化和异化的精神世界。如:“在可口可乐的泡沫里舞蹈/刺激已对生活构不成威胁的时候/我们去冒险/然后死亡”(《在泡沫里舞蹈》);“谈话/老P打出一个强有力的手势/说——/发泄/我年轻的时候骑着鱼儿去了西藏”(《冲动》);“在我们决定一个晚上写50首诗的时候/攀比的欲望已纺织一个只能承载一人的天梯/我拉着一个光头的手向上爬”(《攀比的欲望》)“香烟的叫喊/没有声音/意识沿着颅骨的弧度/愉快地滑行”(《香烟的叫喊》);“B城海边/与你相遇是一种精神的暗合/海滩上你的大腿好像哥特式圆柱一样华贵”(《凶年》)。这些是诗人对城市中其他人生活和思想的一个刻画,思想和性格的扭曲、异化,让我们着实看到精神家园的荒芜,人们的思想里只剩下“攀比”、“作乐”、“堕胎”、“冒险”,没有了那份纯真和质朴。这也更让诗人怀念自然、乡土和乡土人的那份纯真。同时这种黑色幽默,随意和傲慢,嚎叫与摩擦,也有别于他诗集中其他诗歌的写作和意趣风格,体现出郭林春诗歌意趣追求的多样性。

诗人通过诗歌来记叙城市人性格和精神的随意和傲慢、嚎叫与摩擦。这种精神状态,使得他们永远处在一种无根的虚空之中,并随时被生活的假象迷惑,还尽力在一种一无所有的状态中把自己包装得似乎充实且富足,实现着自欺欺人。《午夜的电梯》:“迈进电梯/恐惧牵着死亡之手/扬鞭,驱赶一群无辜的羊羔走向屠宰场/……时间凝固了流浪者的呼吸/……负1层的门开了/两把猩红的椅子空荡地站着/坟墓与棺材的气息/凉了城市的心跳/进来吧/午夜的电梯在黑暗中狂笑”,几行短诗,集中了郭林春对现实生活那种无根状态的深刻焦虑、困惑与思考,对城市中荒芜的精神家园的恐惧。这一思考就像专为我们的生活敲响的警钟,提醒着我们,如若继续这种无根的精神状态中,流浪和最终的一无所有将会成为现代人的命运;而那被物质、欲望填满的精神世界和那逐渐异化、扭曲的精神家园,将引导着人类最终走向地狱,走向死亡。

《无序的思绪》、《三月》、《亲人梦》、《没有思绪的睡眠》等都是诗人在这种钢筋水泥的城市中感到压抑,“心冷了”“心硬了”,于是想起过去。想起过去的村庄,想起“村庄前头的那棵老槐树,想起了那棵老槐树上的鸟窝”,时光让诗人看清了那条“从村庄往城市深处纵横的路”,没有路标,也没有尽头。城市的“岔道与环形”交织的梦,是“唇膏的颜色”、“乳房的躁动”。诗人立于城市这端,寻找“村庄的方向”,“见不到炊烟升起”、“喝不到大地丰盈的奶汁”,“吊挂七楼”,一年又一年,最后被风干成“一张城市的交通图”。诗人只能“像一只鸟/盘旋着/把天空当作自己孤独的家园/一声一声/更迭季节炫目耀眼的色彩”。城市中精神的失落,让诗人深深怀念那片乡土,梦中见到“骑在爷爷的双肩上”,神气地甩着牛鞭,梦醒时,却不见那“天上的月与星”,只有城市里“陌生的灯火”,“正在打瞌睡”,泪花间落在心海的漂泊之舟。在这时,诗人才发现只有那片乡土才是精神的家园。显而易见,回归自然和乡土是诗人的理想,也是人类不断追求的精神的终极意义。而我们却被反锁在走不出去的钢筋水泥构筑的方块空间中,物质文明的高度繁荣,蒙蔽了我们对自然生命的眼光,导致了城市文明的虚伪和堕落。

郭林春的创作中潜在着乡土精神与城市理念的对冲,城市的喧嚣与乡村的宁静,城市的消费欲求与乡村的恬淡自适,城市的隔膜与乡村的亲情……种种反差形成精神游移的空间。城市精神的荒芜,使他的诗歌成为此间寻找精神去向的产物,或是生发于其中的内心独白,渗透着对现在城市文明的批判,而那片乡土在他的精神世界中成为根性的的永存。

 

结语

叶维廉在研究当代诗歌创作特点时,曾讲道:“对于当代中国诗人而言,诗应该是现象的波动的扑捉,而非现象的解剖。”[5]郭林春对自然的描绘、对乡土的记忆书写,不是刻意去造境,而是去除心机后,让事物从其表面看似零乱互不相关的存在中解放出来,通过一种观察性、叙述性的自然主义与现实主义结合的创作方法,把握事物现象的时代脉搏,写出自然与乡土最纯真、最自然的美。在郭林春笔下,平淡的自然与生活,普普通通的人或事,都流淌出诗意的美。有时,他的文字很干净,直着来又直着去,一枝一枝的,只有枝叉,没有叶子;有时,他的文字又很斑斓,有声音也有色彩,一朵一朵的,像植物的花朵,吸引着人的眼球。他的诗歌像梦呓,像独白,像随感。有时候他的文字极其雅致、精美;有时候他的文字又极其粗糙,甚至笨拙,让人感受到一种原生态的东西。这样的文字,像流水,那样的明净;像清风,那样的淡雅;像泥土,那样的质朴;像民谣,那样的隽永。

同是生活在湖南这片土地上,郭林春和沈从文一样,一样是从乡村走入城市的“城市里的乡下人”。[6]远离了自己熟悉的乡土文化,城市文明的物质欲望、虚伪、冷漠、堕落、压抑和人性的扭曲、丑陋,让诗人的郭林春感受到了精神的孤独,这双重的悲哀,使得诗人成了一个精神的流浪者。对城市中小人物命运的关怀,对城市人生处境和精神家园的失望,引发了他对故乡人事的回忆,并发现那片与城市世界恰成对立的故土正在开放着许许多多诱人的精神花朵。所以,对城市文明的批判,回归自然、守望乡土的精神家园成了诗人创作的最伟大意义。

郭林春用他纯粹的爱心耐心地谦卑地凝听这个世间平凡的人、物和事件,在它们的声音和静寂里显现它们被大千世界所忽略的命运。像道家齐物论的物物相惠,互印,互指,无物不美,无物不庄严。诗人用最大的同情去感知自然本身的律动,去关注城市中小人物的命运,于自然和命运的关注中展现了其内心深处最深的人文关怀。诗人用最真的感情去守望故乡那份纯净的家园,从有限感知无限,守望自己生命中那唯一的精神家园。

香港著名诗人犁青曾经说过:“诗是生命。诗的细胞,诗的血液,诗的灵魂,俱在生命之中。”郭林春将这些生命的颂歌连缀在一起,便形成了这诗意的天空。在这诗意的天空上,诗集中的每篇诗歌就是天空中的一颗颗闪烁的星星。它们或明或暗,点缀着广袤的不曾被现代文明污染的诗意的天空,这将是每一位内心深处还保持着真实思想的人的一片净空,有了这片诗意的天空,人心才有希望,人的价值、人的尊严保持以及人性的回归才有真正的意义的停泊地。于是,我们在仰望这片诗意的天空时,其实就已经徜徉其间,沐浴着月色和星辉,成为夜空的一星闪烁。

SUMMER.TIME